兰笑下江南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阅读:2173回复:0

[随笔]滴一根朽木为青春之柏——白马湖畔听鹿鸣君讲述神奇人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06-02 21:54扫一扫,手机看帖
 

 

 

——白马湖畔听鹿鸣君讲述神奇人生

 

 

图片:124.jpg





                        (图为主持人致开幕词。图片提供:常德日报 李寒露)

 

那夜,处在湖湘之滨的常德,一只九色神鹿下凡人间,惹得白马嫉妒,湖水含羞。

在湖南文理学院白马湖讲坛的现场,我们见到了这位神秘的自号“九色鹿鸣”的诗人。

这是一个从“呦呦鹿鸣”的诗句里走来的男人,这是一个从柴达木的澄碧天空下走来的男人,准确的说,这是一只驰骋在西北大地和湖湘平原的神鹿。

虽然他自己说,他是一只浪迹天涯的流萤。

罗鹿鸣是谁?依高人所言,他是空降常德的大师。多重身份多得如此协调而突出,古今难觅二人。他是手捧卷帙的诗人,是纵横捭阖的银行家,是热爱大地母亲的游子,是学富五车的智者,更是跌宕人生的魔法师。

所以,今天题目为《高原寻梦,带着诗歌支边》,台下学子云集,专家林立。白马湖畔终于在第二十九场,迎来罗鹿鸣先生诉说那周身上下说不尽道不完的神秘。

讲坛所处的小楼,在白马湖最深处,水草氤氲的远方,是笔直的柳叶大道;一望无际的视野里,成片的蛙声传来,拥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恬淡超然。玻璃幕墙外匍匐的竹叶,润湿了小楼的西窗,诗歌的一地清凉扑面而至,张开的屏幕如诗的扉页,让我们齐齐期待这一页书香。

记得鹿鸣君在《种子》里温情的说:“我是一粒绿色的种子/母亲在丘陵把我分娩/像戈壁滩上的沙砾/向往风沙里的春天。”

这颗在江南破土的种子,如何立在风萧萧的西北边塞磨砺诗歌的春天?

人生如诗。他二十多岁一路西去,过青海,下西川,孔雀西北飞,飞度玉门关。并不魁伟的躯体,教书、从政、从商、著书,装满了人生的智慧。

如果让他一无所有,不到一年,他将复归富有。这就是浪漫的诗人和审慎的银行家,可以撬动地球的支点。

在柴达木的日子,鹿鸣不悔,他说:“把自己扎进冰山雪岭/为生育自己的母亲/撑起一方和平的绿荫。”在给西藏支边的同学信里,他直截了当的表达自己青春无悔的抉择并给予火热的鼓励:“谈何云山万里/开拓/是我们同一信念”。好一个云山万里!铁了心建设祖国西北的那一刻,他如此勉励自己——

纵使给我万千个目标

我定会选中需要的地方

纵使给我千万双眼睛

也只是瞧着同一个方向

纵使给我插上千万对翅膀

每对翅膀,都向着大西北飞翔

这首诗朴实而真挚,让我想起了艾青的名句:为什么我眼中饱含泪水,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忍不住朗诵起来,似乎听见了八十年代那振奋人心的青春旋律。当人们选择东南而去追逐现实利益的时候,这群质朴的年轻人却选择了更孤独更偏远更艰难的西北,在我看来,他们深藏的心是炙热的,他们的选择也是理性的。

有诗评家说,鹿鸣的西部诗雄浑刚健、奇兀粗犷、神秘冷峻,再现了西部独特的地理风貌、民族风情和宗教历史。鹿鸣自己说,欲改造自然,必先适应自然。西北恶劣的环境,可以摧残诗人的身体,但无法动摇诗人的意志,八十年代早期发表在《飞天》上 的《生命的火星》如此描述:“一阵时髦的信风/把我高高扬起/飘过母乳般的故土/丢落柴达木盆地。”我欣赏他“七日信不来,恨云怨白雁”的幽默和豁达,更欣赏他“让我们将各自的足迹/搓成一根金色长鞭/把青藏高原驱赶”的大气和磅礴。在寸草不生的沙漠里,鹿鸣说:“漠风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小伙子,你真是个男子汉’!”这是“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时代印记,也是诗人自己寻梦高原的精神图腾。

鹿鸣将自己拍摄的图片一张张的嵌在自己的投影文字里,我们似乎看见了他在草原上写意“铁塔般的惊叹号/竖在妻子枯竭的视野”;我们看见了他在戈壁上泼墨“一张偌大的宣纸/用祁连昆仑压在案头”。从古至今,边塞诗以苍凉雄浑打动世人,而鹿鸣的西部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听众随着他的文字和图片,一路驰骋西北,颇有唐风中王维和岑参的影子。从湖湘大地到青海湖到柴达木到喜马拉雅,再回到出发的地方,诗人旅痕深深,铁肩道义,正应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意境,你看他是如此将边塞风情从古体转换成现代:“秦时明月汉时险关哪里去了/枕戈待旦的梦/已被时间之风吹远……”

在讲到和诗坛大佬昌耀的神交,诗人言语哽咽了,他和昌耀的时代相隔不远,他称之为“中国当代最伟大的诗人”,诗人用淡淡的乡音朗诵《昌耀印象》——

历史在你的额头

凿成碑

你便是一段

死而复苏的铭文

战士不是回到家乡,就是战死沙场,昌耀终究没有回到我们的家乡常德,却将生命付与最坚定的一跳,自行将自己的诗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台下听众一片寂静,之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鹿鸣用自己的长短镜头,记录了一个时代的风云,也留下了自己珍贵的生命财富。在他成为银行界巨子后,时刻不忘寻梦西部高原的记忆,他经常在凌晨醒来,将自己神游的感受用诗歌表达,在常德市诗歌协会成立的当夜,他才情汩汩,在午夜的湖风旁写下《只为救赎只为歌唱》这首六十四行的抒情诗。

一堂生动而辽远的论坛即将落下帷幕的时候,鹿鸣很绅士的指着我,一个无比仰望他的时代的后生,上台朗诵他的这首交予常德的第一封情书。我看看台下各位嘉宾,欠身上前,受宠若惊的用古已失传的作揖之礼表示答谢,在鹿鸣如水的眸子里接过他厚重的话筒,开始平静的面对这满堂渴望的眼神,用自己的情感解读鹿鸣这前半生的寻梦之路。

朗诵完毕,台下只剩下浓烈的掌声,我知道,是送给鹿鸣这位君子的;就像他送给女人的一句话:“每个女人/都是天地牙缝里的尤物。”我的理解,高原是他最最巨伟的苦痛,河流是他最最清晰的韵律,生命——是他最最真实的存在。

鹿鸣的泉眼,溢出一生,滴一根朽木,便可为青春之柏。这是从今天的讲坛里我得到的最后启示。而他,是真正的诗人。独立尘世,与风月无关。

沅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桃花就变得风情万种。白马在这里仰脖而长啸,湖泊就变得无涯无边。当神鹿遇上了白马,那夜色中的湖泊,如一枚来自青海湖的扇贝,藏着多少诗的萌动,歌的因子,人的真谛?

 

——二0一0年五月二十八日 于东城天亮小筑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