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9040回复:53

[帮扶贫困学生]本人走访和帮助的贫困学生建档汇总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3-16 22:07
先谈谈我本人对助学的看法:
我个人是做社保的,天天和民政、农村合作医疗等在一起上班,对医保政策是比较了解的,我个人觉得,农民现在普遍参加新农保,城区也有城镇医保,现在又出台了大病保险,具体政策我就不在这儿讲了,报销的比例比较高,一般都在50%以上,一般来说,小病自己都可以解决,真正到了需要社会捐款的重大伤病,也多半都是治不好的伤病了,即使资助了,也多半都是钱治完了,人就治死了,社会资助了也是无谓的浪费(2013年我本人牵头的为石门易市得白血病的李欣募捐就是明证。

后来我个人总结:
一般来说需要在网上发起募捐的就是两种信息,一个是重大伤病救助,一个是贫困学生求助,(至于那些贫困救助,相对来说比较少),以重大伤病救助募捐来说明,面对一条求助信息,首先要做一个是否值得发起募捐的判断,比如有没有了解过这个病到底还有没有救?如果是象李欣那样的白血病,说实话,不是说完全没有机会,但是机会太小,象这种募捐我个人认为就没有意义,(当然我们当时发起为李欣募捐,我们多数发起人的初衷都是不奢望能够挽救李欣的生命,而是给他家募捐一点钱,让他家少欠一点债而已),一般得了不治之症了,募捐的结果都是钱治完了人就治死了,何苦来哉!去年底石门罗坪有个小孩子,大概只有10岁左右,需要换肾,也有人在网上发起募捐,我是知道换肾后的结果的,不知道发起人有没有诚实的说明,肾病病人即使在换肾成功之后,也只有五到八年的寿命,而且每年还有花费四五万元钱抗排异,也就是说这个小孩子如果换肾成功,也最多只能生存五到八年,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最多只能活到20岁左右,那么募捐值得么?我个人认为是不值得的,募捐来的钱最后还是打了水漂,有什么意义,明知救不了还不死心,无异就是浪费,还不如拿这笔钱帮助能够挽救生命的人,或者用来助学,还样才能产生实质意义,但是象我们石门发起的为烧伤的覃翰林的这种募捐,这是值得的,可以救下一条生命。
也许有人会说,人心都是肉长的,病人的家属哪里又愿意放弃,这种想法我能理解,但是我个人认为,五行八字命生就,只有这个命也是没办法的,在什么时候,人都需要理智,当事人家属可能不理智,做为旁人,我们应该要理智,这与尊重不尊重生命无关,我也尊重,但是尊重归尊重,我们只能量力而行,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最新喜欢:

三点水三点水
回复 二维码
1楼#
发布于:2016-03-16 22:11
回头再来谈谈助学
   本来呢,我不赞成助学,因为我觉得现在的贫困学生的条件比我们读书那时候都好得多,现在到处都有贫困学生补贴,有低保待遇,我家那时三姐弟读书,什么都没有,我没钱买菜吃,自己带的一点咸菜到周四基本上就吃完了,周五经常吃白饭的,我那时去石门三中上学,12里路我从没坐过车,现在学生只怕很少走十几里的,学生苦一点还好一点,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做得人上人。
这是原则,但是有原则也就有例外,象那种爹死娘嫁人,或者说父母都健在,可是有一身的病,或者家里遭受特大变故的那种品学兼优的特困学生,能帮得上忙的我也会帮。
    我上面这一句倒不是说成绩不好的贫困学生就没有受资助的权利,其实现在有很多助学的组织或个人做这个助学活动,很多人资助这种学生,我个人不太愿意成绩不出色的学生,我认为资助成绩出色的学生还可以促进成绩不佳的学生努力学习,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希望得到资助。
2楼#
发布于:2016-03-16 22:33
再谈谈对现在助学标准的看法

 
我下面是举石门的例子来说明的(里面提到的贺采明、王贤国、汪雅琴、袁科建、朱修桥等几个学生,我在这个公益版块都发过专门的详细情况说明),石门是如此,其它的各县也就都差不多,石门还算是比较贫困的地方,尚且如此,其它地方就更不用说。
先谈谈高中的费用
一般来说,现在高中生一年的学费一般在40005000左右,一个月生活费至少在600左右,其它的花费还不算,一年至少要15000以上,学校普遍能免费的也最多就是30005000左右(这是指普通高中,象石门一中这种省重点高中不算),石门一中因为是湖南省重点学校,奖学金比较多,最高的如朱修桥高二学期享受到了8000,石门五中最高的奖学金是每年3000,还可以提供一部分生活费,石门五中给贺采明同学每月补助300元钱生活费,瑜远中学给王贤国的是补助2000元生活费,还给了3000元钱奖学金,
,一般来说,贫困学生在把学校里的减免扣除后,家里多少负担一部分,剩下的大概就只有500010000左右了。当然,象王贤国、贺采明、汪雅琴这种特殊情况毕竟还是少数,多数贫困学生家里多少都还是可以负担一小部分。
而且一般高中阶段的学生,只要真正非常贫困而又品学兼优,会有很多人资助,也会有很多管道如学校、村委会、周围热心人士等帮忙联系资助,这是我在实际中总结出来的。下面以我走访的几名高中学生为例来说明
第一个,王贤国,在2015年7月份之前,包括从常德论坛还有本人的淘宝店等几个管道帮他联系的8000零星资助不算,(这是上半年的费用),就下半年再说,731长沙那群游客现场捐款9000,村委会又帮他联系了石门县旅游局支持了3000,学校免5000,微善风每年资助2000,后来我联系长沙善行者公益联盟又为他解决了3000元钱资助,高三的费用基本上出来了。
旅游局并表态了,只要王贤国考得取二本以上的大学,旅游局每年就会资助5000,还有微善风每年资助2000,这基本上就有固定的7000资助了。他的那么多亲戚每年出3000元钱是不成问题的,如果还在哪儿募捐个一万元钱,他的大学费用就出来了,长沙那群游客现场捐款不太可能重现,这可以不算进去,如果有,当然是更好的事,但是不能算进去,如是要到时候实在没有资助,就要求他借大学生助学贷款。
第二个,朱修桥,在学校高二大约花了18000元,学校免了8000,还差10000缺口,这10000中有一个浙江的老板从高一起每年提供4000,就还差6000,如果说社会上再资助这个孩子5000左右,那么高二他家就只需要出2000元左右,他家里完全可以出了,他有个继父虽然是文盲,但是还是有一定劳动能力,可以承担一部分抚养责任,所以也就没有多为他呼吁资助。
第三个,袁科建,这个孩子在石门五中读书,费用相对少一点,他在高三阶段,他高三阶段大约花了15000,学校奖学金3000,如果说社会上资助5000,缺口就是7000,我帮他联系了4000,他家里每年出4000还是可以的,袁之所以没有别人资助,是这个孩子非常内向,完全不喜欢和别人交流,所以别人都不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样子,连班主任都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别人联系资助,要不是他一个远房亲戚找到我,我然后又跟给他班主任说,他班主任还没搞清楚他家状况,不光是他,大部分贫困学生如王贤国、贺采明等都是如此。
第四个,贺采明,贺也在五中读书,我和她的班主任沟通了很久,最后形成共识,按一年花15000元钱算,学校差不多免了5000左右,然后常德随手公益每年资助她3000元钱左右,我通过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负责人另外给她找了一个蔡总,每年资助3000,微善风去年帮她每年联系到2000,我去年为她家修房子,找到湖南省红十字会,红十字会每年又资助她4000。也就是说,贺现在每年的费用足够了,这也说明,只要是真正的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是不愁没有人资助,只不过是资助金额是否足够的问题。
我这种个人做助学,帮一个就会想办法确确实实把一个帮好,想办法联系各种管道,所谓帮忙帮到底,尽量满足这个学生的需求。
以我个人认为,高三阶段每年把资助标准定在5000元是很合适的,
再来谈初中和小学这两个义务教育阶段的标准,
现在小学和初中都有义务教育,学校基本上不收什么钱,一般来说就只收一点生活费,这个生活费的标准,石门固定是每天12元钱(以前每天11元),外地我不太清楚,我听很多老师说整个常德市都是这一个标准,我和不同教育阶段的老师都有过沟通,他们都告诉我说,在小学,学生一年跟学校大约只交2200多元(因为学生除了赛暑假和周末外,平均一个学期在校只有100天左右,在学校里大约只需要呆200天左右,再加上就一点教育辅导资料,小学都不蛮多,一年就是一两百元,中学多一点,但是也高不到哪里去,大约就是300元,此外学校还有营养餐,做得很严格的。另外一般来说,贫困学生还是都享受到了贫困生补助待遇的,现在的贫困生补助,小学一学期是500,一年是1000,初中生一学期是625,一年是1250,此外在石门还有很多学生有留守儿童津贴,一年是300,当然这个数目不高,也不是人人都有,也不见得别的县都有,不过一般来说各县都有,由于数目不高,可以不计算。扣掉上面这个数据,一年给学校里交的小学一般就是1500元左右,初中生给学校里交的一般就是1750元左右,其它的基本上就是自己的花销了,当然这个花销就因人而异了。
所以我说义务教育阶段一年资助2000元钱的标准就是这么得来的。
说到初中的资助标准,我以今年了解到的一个贫困学生为例说明,壶瓶山镇中学有个叫覃多丽的贫困学生,原来有人就给我介绍过,我一直没时间去了解,今年我再次了解,该联系人对我说,上学期学校帮他在今年六一的常德善德行助学活动上联系了14600元,我当时就想,这个孩子可以放放了,14600元,一个初中生可以用三年了。再说刘凡双,学校里上半年又帮他联系了500,还有张君,前不久江苏一个什么团到壶瓶山搞助学,民政联系的,我帮他又争取了500,当时这个江苏的团,在壶瓶山资助了十几个学生,我之所以说这个事,就是说现在各种助学活动实在太多,贫困学生毕竟只有那么多,每个学校的贫困学生算来算去基本上就是那么几个固定的人,每个学校里都建档了的。
壶瓶山是如此,那别的镇也就是如此,石门如此,别的县也就同样如此。
我现在发现,对学生的资助太多了对孩子的成长不利,搞得太多了,他们时间不长还无所谓,时间久了可能还认为是他们应该得的,对他们的心理成长真的可能没什么好处(当然象刘凡双和张君这两个特困学生可以特殊处理,资助稍多一点没有坏处)。这个事我就以前面说的贺采明同学为例来说明:
我现在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很大的看法了,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去年我通过常德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联系的一个蔡总为这个孩子捐了三千,我后来又找到湖南省红会跟她把我和朋友合起发起的为她家修的房子的八千差额补齐,红会还当面给了两千,有一个以前就在资助她的随手公益姚兰华以前就对她说过,如果还有别的人资助了,你告诉我一声,让我心中也有个数,结果今年初姚又去看贺采明时,贺声都没吭,后来我把这个事告诉姚,姚说贺没对他说,我当时心中很不高兴,姚也很不高兴,这是一;第二个事,今年八月15号,我去蒙泉那边看望走访抗战老兵,顺道就拐到贺家去了一趟,问她得到了哪些资助,我问这些的主要原因就是想了解一下原来承诺的那些资助到位了没有,她说有微善风帮她介绍的两千,蔡的三千,红会帮他联系的每个季度一千,姚的三千六都到位了,我当时又问,还有别的渠道资助你吗?她说没有,结果后来姚兰华告诉我说,今年六一时,常德市举办了一个善德行大型募捐活动,贺得了一万多,我后来又了解了,这个事属实,贺确实得了一万多,因此,我当时心里真的很不爽,象那个覃多丽,我问她的时候,她很直接的就告诉我她今年得了14600,是什么活动都告诉我了,我就觉得这个孩子还比较诚实,品德比较好,如果还有个人长期的对口资助她就好了,尽管这一两年可能不需要有现金资助.
贺采明同学也许是多年家境困难,穷怕了,也许是想到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想给爷爷奶奶留一点钱吧,所以没有对我说明,没说就没说,钱呢得了就得了,她家条件也确实差,我也能理解,但是她确实不需要更多的资助了,所以我不建议社会不再给这个孩子以更多的资助。
3楼#
发布于:2016-03-16 22:41
速度顶起!
4楼#
发布于:2016-03-16 22:46
三,再谈谈如何确认贫困学生
1,要了解政府和学校相关政策有没有落实,如果相关政策措施没有落实,就要督促相关单位落实,然后才能在社会上申请资助,还要了解具体的家庭情况,不能只能听联系人的介绍,还要听取当地人的介绍,才不会被蒙蔽,有时候联系人会想办法把自家亲戚好友中不需要资助的孩子推出来——这一点特别重要。
2,还要签详细的受助情况调查表,对于每一份相关政策有没有真实享受,必须要有承诺,防备校方搞名堂,还要如实填写接受其它资助的情况,并签下承诺书,以避免到处申请,接受过多的的重复资助,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3,对于贫困学生如何认定,我个人觉得,所谓的单亲家庭不宜直接认定为贫困家庭,所谓的单亲家庭,孩子的爸爸或妈妈,差的不见得钱,而是差的一个配偶,孩子差一个妈妈或爸爸,如果 父母一方还健在,也找得到下落的,但是不履行自已应该有的抚养责任的,我个人觉得,这种情况下的孩子就不应该给以资助,这么做是纵容孩子的监护人放弃自己应有的抚养责任,此风决不可涨。
4,对于重复资助的看法,由于现在社会上做助学的人多,重复资助是难以避免的,我们不反对重复资助,但是学生应该要主动跟资助自己的各方都要通报,这样才可以看出这孩子是否诚实的品质,贫困不是问题,可以资助,但如果品质不好,再贫困都不能资助,由于各种原因,资助人肯定不可能随时了解每一个学生的情况变化,所以申报学生的志愿者或者联系人跟进就非常重要了。我一般定期都给资助人通报一份学生回访情况,包括学校给的奖学金的变化、家里收入、父母抚养能力、是否有重复资助等相关内容,因此资助人也一般都非常相信我。
5楼#
发布于:2016-03-17 09:41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第一位:壶瓶山镇天坪村朱修桥(该生高中阶段资助已足够)
朱修桥同学基本情况说明

图片:朱修桥母子合影.JPG


朱修桥,男,土家族,现年19岁,19978月生,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天坪村,交通极为不便,至今尚不通公路,加之其父亲去世较早,其母亲张之妙身体不好,常年需要吃药,所以家境非常困难;以前朱修桥读中小学时,家庭东挪西凑,尚能支付朱修桥读书所需各种费用,现在由于在高中阶段读书,各种费用相比增加很多,其母亲再也无力全力承担。
朱修桥同学品学兼优,2013年以优异成绩从南北镇中心学校考入石门一中;由于其家境特困,村里为他们一家办理了低保待遇,并请求石门一中为他解决贫困生补助和奖学金,还向社会发出呼吁:请各界热心人士帮助一下这个大山之中的贫困学子,让他顺利完成学业,报答社会的培养。
授人玫瑰,手有余香,真心希望各界能帮助朱修桥同学。

图片:天坪村的证明.png

图片:班主任的证明.jpg

6楼#
发布于:2016-03-17 09:47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第二位:壶瓶山镇姬塘峪村王贤国(该生高中阶段资助已足够)
石门县壶瓶山镇贫困学生王贤国同学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王贤国与奶奶.JPG


王贤国,男,土家族, 1998年12月生,现年18岁,家住壶瓶山镇姬塘峪村,其母亲是外地人,在他出生之后便离家出走没有再回来,其父亲王君书在王贤国一岁时外出打工,一去15年没有音信,现在已不知道他的下落,王贤国16年来一直与奶奶王冬至相依为命,家境非常困难;以前王贤国读中小学时,奶奶东挪西借,尚能支付王贤国读书所需各种费用,现在由于在高中阶段读书,各种费用剧增,一年初步计算需要1.3万元以上,其现年82岁的奶奶王冬至再也无力承担。
王贤国同学品学兼优,201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石门瑜远中学,现在同年级300多学生中稳定处于年级前3名的位置;由于其家境特困,村里为他们祖孙俩都办理了低保待遇,瑜远中学也为他解决贫困生补助和奖学金,还向社会发出呼吁:请各界热心人士帮助一下这个大山之中的贫困学子,让他顺利完成学业,报答社会的培养。
王家住房简介
王贤国的原住宅,原来是一座木结构吊脚楼,早已成危房,今年村里实在怕出人命,强迫他们母子把房子先拆了。吊脚楼拆了后,由于王贤国的奶奶一时又筹不到足够的资金建新房,村里就协调了一部分资金,先在王贤国大伯父王君雄的这栋木房子旁边修了一间水泥砖房,王贤国祖孙俩先住着,建房的事慢慢想办法,因为手头不多的资金还是要先优先供王贤国读书。
王贤国最新费用需要介绍统计:
2015226日,王贤国与他的班主任郭兵老师我详细聊过,高二下学期,学校开学要交2500元,由于他是重点班,加上高二暑假肯定是要补一个月课的,这要交2000元,平时可能还要交一些其它费用,可能要一千多,在学校五个月,每个月生活费加上其它费用可能要800元,五个月合计就是4000元。也就是说高二下学期包括补课的费用可能在一万左右,(注:实际需要的费用不需要这么多,因为王贤国同学每学期都享受有两到三千元奖学金,但这个数字是不固定的,基本上可以把学校开学需要的费用补齐),也就是说王贤国实际可能需要的费用在7500元左右。
王家自已的收入

      
王贤国的奶奶王冬至老人今年82岁了,,以前一年还能喂几头猪卖了供王贤国读书,现在年过八十,身体大不如以往,已经没有那个能力还养几头猪供王贤国读书了,老人一年收入包括王冬至和王贤国两个人的低保一年有2424元、农保660元,由于王君书还没有音信,村里也没有销他的户,他一家三个人名下的粮食直补和山林补助合计起来有四百余元,再加上王冬至老人平时挖点黄姜,采点苦瓜芦卖等,一年有几百元钱的收入,合计起来一年收入就是4000元左右,姬塘峪村每年都向镇民政所打为王贤国祖孙俩申请几百元临时救助,今年给王贤国家申请了500元临时救助,这一点钱只能维持祖孙俩平时日常开支.
王贤国于2016年正月初六对我说,他去年得了23000元资助,手中还有一万多元钱,高三下学期基本上不需要资助,所以我计划等高考后再根据情况再安排。

图片:姬塘峪村扫描件的捷图.png

图片:瑜远证明.jpg

7楼#
发布于:2016-03-17 09:51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三:壶瓶山镇壶瓶山村汪雅琴(该生情况特殊,尚需要更多社会资助,品德也是最好的)
汪雅琴同学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汪雅琴单人照,其远方是壶瓶山主峰.JPG


附汪雅琴同学单人照一张,远方最高的那座山就是壶瓶山主峰。
汪雅琴,女,199877生,土家族,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壶瓶山村3组海拔一千米高的白果园,现在石门一中读书。
汪雅琴之母汪腊媛系壶瓶山村原支部书记、妇女主任,一心为民,深受村民拥护,2012年被确诊为运动神经元性损伤,一直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虽四处求医问药亦不见好转,不幸于2015710日去世,其父田玉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又患有皮肤病,又需要在家全职照顾妻子,不能外工务工挣钱,三年多以来,为了给汪雅琴同学母亲治病和供汪雅琴同学读书,田玉华东借西凑,现在累计欠债18万余元。汪雅琴同学现在即将步入高三阶段学习,开销进一步加大。田玉华现在虽然不用照顾妻子,但因患有皮肤病,不可能外出务工挣钱,而汪家又地处高寒山区,出产非常有限,仅靠田玉华一人实在无法支撑一家支出。
汪雅琴同学成绩优异,品行端正,周围的村民交口称赞,为了让汪雅琴同学顺利完成学业,希望有社会爱心人士能资助这个大山中的苦命孩子。
 
我认为这个孩子品行很好的原因如下:
一,            
汪雅琴同学的母亲是原来的村干部,我熟悉,我对其印象极好,因此其生病后我一直想关注她家的情况。但是一直没机会去她家实地了解,大人如果人品很好,教出来的孩子一般品行也比较好。
二,            
712我带旅游团去当地登主峰,这个孩子就是主峰那个村的,我就在当地随机向很多村民了解过,所问到的村民都是交口称赞,都夸这个孩子品行好,成绩好,懂事,家里现在也困难,大人也非常正派,确实需要社会资助,当时我并没有说我想在外面帮她呼吁,只是说我想了解一下这个孩子,结果让我很满意,没有一个在背后说闲话的,包括五公里外的老百姓都是这么说的。
三,            
当时我去她家实地采访时,她母亲刚刚出葬,她从母亲去世之前就已经回家了,几天没有睡觉了,我去的时候正在收拾房间,我当时要她自己给我写一份家庭情况说明,她问清楚了我的来意之后,也没有迟疑,临时急就章给我写了一份家庭情况说明,我看了后很满意,条理清晰,主次突出,文章简洁,字写得也很好,我很少看到现在的学生在这种非常突然的情况还能写出这种能让我满意的材料出来(汪雅琴是我走访过的学生中看到的第一个)。
四,            
我当时坐摩托车下来时,那个司机还给我说了这么一个事,说这个孩子品行很好,去年在高一时,班主任老师知道她家的情况,帮她争取到了两项奖学金,她认为其同班中还有另外一个学生条件比她家更差,她主动让了一项奖学金给这个同学,我当时一听大为惊讶,我只看到到处争奖学金的,还没看到主动谦让奖学金的,这是我听说的第一个。这个司机还说,她妈妈当村干部时一心为民,你们如果帮助她了,我们壶瓶山村的村民慢慢还你的人情,我当时听到后心里嘀咕,她母亲这个村干部当得还真的得人心啊。
五,            
我打听清楚了,在家里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这个孩子在一中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学生,但在石门一中一个年级1600人排名前300名左右,也非常不错了。去年,中共石门县委书记董岚在壶瓶山村扶贫,镇党委政府就向董岚争取,董岚拍板说要县里几家单位每年资助5000,直到汪雅琴大学毕业,但是董岚今年调动之后,这个事也就直接那么不了了之,(她这种权力压下来的扶贫是不可持续的),董岚直接对汪雅琴的父亲也是这么说的,说她调走了,她就不好再追问了。
 
汪雅琴费用情况说明

汪雅琴自已估计一年大概要用两万多接近三万。
石门一中收费偏高,没办法,排名到全省前六名之内是要钱支撑的,学费生活费加上其它杂七杂八的费用,接近两万(我问过我另外帮助的一个壶瓶山的贫困学生朱修桥,和汪同届,也在石门一中读书,他说他高二一年大概花了一万八千元钱左右,我侄女家境较好,每年都是三万多,我听朱修桥说,以他的估计,高三一万八可能不够,因为高三会增加很多资料费),那么汪雅琴同学高三一学年学杂费先定在两万左右。
另外汪雅琴于20135月份出过车祸,当时头部受到撞击,造成脑血管痉挛并且腰部腿部骨折。目前,腿部骨折已经痊愈,但是腰部骨折因为不会有太大问题没有进一步治疗,但是阴雨天气腰部会时常疼痛; 但其头部后来时常会出现头痛、头晕等现象,并且记忆力衰退,记东西记不牢,家里为了帮助汪雅琴每年会花费4000--5000元为汪雅琴买保健品,高一后遗症比较厉害,进入高二后稍有好转,但是还是经常有发作,所以汪雅琴在这一块比一般学生要多一笔开销。
汪雅琴即将进入高三,学校为了学生高三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中,建议家长陪读,而如果继续住校将会带来诸多不便,因为需要自己洗衣及其他琐碎,剩下学习的时间是不多的,为了让汪雅琴能更好的学习,(汪雅琴摔伤的后遗症也要求她必须保证充分的休息)家里决定在外租房陪读一年,房租四千(和亲戚合租的,汪家承担四千)。
综上所述,汪雅琴高三一年的费用估计在接近三万元左右,费用偏高,但是由于事出有因,也只能如此,汪雅琴同学自已估算的费用是比较合理的。
由于他家债务太多,所以我认为汪的资助再多一点都是必要的。

关于陪读的原因
可以住学校,但是不方便,高三下自习比较晚,如果住学校洗衣吃饭都不方便,午休和下晚自习后在学校洗漱还要洗衣就没有什么时间搞学习了,一般来说,家长为了孩子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中,是选择在外面租房子陪读的,而整个学校高三住宿的学生不超过20人,一年级有1600个学生左右。

图片:三河村的证明.jpg

图片:一中给汪雅琴的证明.jpg

8楼#
发布于:2016-03-17 10:51
下面是几位我曾经帮过,但是后来出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插手的学生:
第一,夹山汉丰的陈钊,据我的了解,该生一中增加了奖学金,而微善风为他每年又呼吁到了五千资助,常德随手公益姚兰华女士也在资助他,其父母还有一定劳动能力,所以这个孩子我决定不再插手。
第二,夹山的肖丰,本来还想把他做重点搞的,可是该生及其家长这一年多以来都没有和这几年一直在为他呼吁的杨群康老师以及周小红联系,我们也就不会主动过问他了,更不会为其呼吁资助了。

第三,磨市镇铜鼓峪村的金鹏,去年我给这个孩子找了一位我的朋友资助他,去年内得了2000元钱,结果她的爷爷打我朋友的电话要了几次钱,我朋友大为光火,我也大为光火,找资助人要钱是非常让人忌讳的事情,因为我和我朋友都认为,不适合再资助这个孩子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关注这个孩子了。
第四位,九岭村贺良策,2015年初,贺良策的父亲到我这儿来,我交待他说,如果2014年微善风点点爱活动上为这个孩子找的那个资助人,那人原来承诺每年资助1200元,至少资助3年,如果2015年的1200元资助到位了,就告诉我一声,很遗憾,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回话,所以我也没再为这个孩子联系了。我知道他父亲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人,可是我都给你说得很清楚了,你都没有一个回音,那就别怪我了。
第五位,壶瓶山九岭村盛绍钧,由于该生的家长暂时无意为其姐姐做手术,两夫妇的收入供两个小孩子是没问题的,所以没计划再为这个孩子呼吁了,如果说做手术,那可能需要插手[font=  ]
第六位,北溪河的程靓程伟兄妹,由于程伟已经没读书了,其母亲现在又被江坪小学聘请在厨房做事,每个月有1500元收入,所以我认为,没有必要再为两兄妹安排资助了,连他们的外甥都认为没有必要再插手了。[font=  ]
9楼#
发布于:2016-03-17 10:53
已发过朱修桥、王贤国和汪雅琴的详细资料,然后又发了六位曾插手,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继续插手的学生,合计就有九位了,下面从第十位学生开始编号发贴。
10楼#
发布于:2016-03-17 10:59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该生情况特殊,所以有祖亮基金和金德镭射双重资助,特此说明)
壶瓶山镇北溪河村贫困学生张君同学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张君本人.JPG


君,男,2005年11月份生,现年9岁,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北溪河村4组,现就读于江坪完小3年级.
君的母亲系河南人,生下张君9个月后即离家出走,后来一直杳无音信,本来一家人虽然住在海拔近千米的山上,但还是能维持虽不富足但是温饱有余的生活.但是在今年阴历7月19日,张君的父亲张文波(1981年生,现年33岁)因车祸在壶瓶山杨家坪家摔成植物人,经过张家到处筹款治疗,现在总算恢复了意识,但基本上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张家家庭的顶梁柱也就塌了,张家基本上陷入绝境之中.
因为北溪河村地处壶瓶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中,地大人稀,一直没通公路,今年才打通一条简易公路,那一带没有学校,张君只能到30里路外的江坪完小读书,张君同学由于一直跟着没有文化的爷爷奶奶长大,没有人辅导,加上受父亲的伤影响,成绩只是中等.
君同学年纪尚小,没有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必须由爷爷租房照顾,一年租房需要1300元,每学期跟学校需要交2000元钱生活费左右,其它的消费无法统计,由于张君家里现在因为其父亲的治疗花光积蓄外还借了四五万元的债务,现在基本上已陷入绝境中,如果没有社会资助,张君同学完全有失学的可能.
所以请社会热心人士能资助张君同学.

图片:北溪河的证明.jpg

图片:北溪河的证明.jpg

11楼#
发布于:2016-03-17 11:04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一
石门县壶瓶山镇鼓锣坪村李树基同学的
情况说明

图片:李树基和父亲.JPG


李树基,男,2011年生,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鼓锣坪村2组。现在石门县东城永兴小学读初二。
李树基同学本来家境比较好,父亲李子飞开车,结果在20117初十在东山峰发生翻车事故,现在下半身全部瘫痪,大小便失禁,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这两年来一直靠以前的积蓄和保险金度日,现在积蓄也即将用完。现在李子飞和孩子读书的费用全靠李树基母亲王碧容在外每天打几个小时零工,一个月收入一千元的微博收入维持。
李树基同学成绩较好,由于家庭原因,如果没有社会资助,将完全有可能失学,所以希望有更多的热心人士资助。

图片:鼓锣坪村的倡议书.jpg

图片:787246144942322697.jpg

12楼#
发布于:2016-03-17 16:50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二:
石门县壶瓶山镇黄连河村特困学生刘凡双同学的情况说明

图片:刘家照片 (2).jpg


刘凡双,女,2011年生,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黄连河村2组,小地名叫神水溪。这个地方海拔大约有一千三四米高,从山底下的公路尽头爬陡坡爬到刘凡双家大约需要三个小时,现在壶瓶山镇完全小学读六年级。
刘凡双的父亲刘楚忠,从小可能因为家庭遗传性疾病,二十多岁时还能看清人物,到现在年仅47岁,就已经双目失明,现在只能感觉出白天黑夜,母亲唐植翠一字不识,非常本份,其姐姐刘凡平现年25岁,一级智残,二级肢体残疾,完全没有劳动能力,并且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前年被人骗奸,还生下了一个小孩,现已两岁多了。
刘家前些年家里被子都没有,睡的是玉米壳叶,这些年在政府和社会的帮助下,稍有改善,家里主要经济收入就是四个低保,再就是一年卖两只羊,石门县司法局有一个人每年资助一两千元的物资。
走访情况:这个孩子是壶瓶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科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因为他们常去神水溪,很熟悉这个家庭,2014119我去北溪河村走访学生时,正好壶瓶山镇派出所的干警去刘家通报结案的情况,由于我不能分身前往,就委托他们派出所的干警去拍照,他们也知道这一家的情况,去的时候还给他家慰问金,还给孩子买了几件新衣服。并且拍了足够的照片。
我个人认为,刘凡双家庭情况特殊,在四口人有三口人都是残疾的情况下,而且又住在高寒山区,只有刘凡双同学一个健康的正常人,再加上又爱学习,成绩也好,社会上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怀,让她尽力完成学业,以后撑起这个贫困的家庭,
刘凡双同学在学校里一年大概需要3000元费用,学校其实给他减免了很多,还争取了一部分资助,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费用越来越多,因此还需要更多的社会资助,理由如下:
一,学校的费用需要,到初中费用更高一点,。
二,她到了发育的时期,要保证她营养跟得上,也不能穿得太差,以免养成一种自卑心理。
三,对刘家多少帮衬一点,因为还有一个小孩子(我曾担心这个孩子可能也是傻子,但派出所的人还有刘楚忠本人说目前看来不象,这小孩子倒是挺活泼的,这孩子本来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的,但是已经来到这个世上了,就有生存的权利)。
2014419湖南电视台心得乐超市的摄制组到刘凡双家为刘凡双同学制作过专题视频,但因为我们帮刘凡双同学呼吁到部分资助了,不符合他们的播出条件,所以没有播出。
13楼#
发布于:2016-03-17 16:52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三:
壶瓶山镇九岭村贫困学生康绍绒基本情况说明

图片:康绍绒父女合影.jpg



康绍绒,10岁,女,20052月生,家住壶瓶山镇九岭村6组,现在壶瓶山完小读5年级。
康绍绒家境属九岭村特困户,其爷爷奶奶生有很多子女,只成活康绍绒父亲康兴泽和两个姑姑,两个姑姑家境也非常困难,和康兴泽家一样,都是九岭村有名的特困户。
康绍绒之康兴泽应该受是受家庭基因影响,智商不是很高,属于那种最老实本分的那一类型,其母亲朱银娥属于一级智残,精神亦有问题,无生活自理能力。因此一家家境无比困难。
康绍绒由于生在这种家庭,本人智力并无问题,但由于完全无人辅导,所以成绩只是中等。以后能不能顺利完成学业都有问题。所以希望能有热心人士资助这个孩子。

图片:九岭村的证明扫描件.jpg

14楼#
发布于:2016-03-17 16:55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四:(长沙一位龙总2014年捐3000,2015年一年捐4000——资助已足够)
壶瓶山镇泉坪村贫困学生陈霞同学的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P1150308.JPG

图片:P1150308.JPG


陈霞,女,18岁,1998年正月生,家住壶瓶山镇泉坪村4组,本系其父陈振能(男,1952年生,现年64岁)在湖北抱养的一个孩子,由于陈振能一直拿不出钱,也拿不出收养证来上户,所以一直拖到2014年出台新政策了后户口才办下来。
陈振能系残疾人,话也说不转,只能听其音猜大概意思,劳动能力也很差,平时种玉米和剥棕片卖钱为生,两父女生活在海拔1500多米高的壶瓶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泉坪大山上,离壶瓶山集镇约有三十五公里,公路尽头离陈霞同学家还有三公里山路,(我爬过这三公里山路,爬了四十分钟,爬得我上气不接下气,爬到她家后一屁股坐那儿半天不想动,也不想说话),现在其所居住的小地方油榨湾已经成了一个死角,只剩下陈振能兄弟三户人家了,由于是核心区,野生动物太多,现在种农作物都成问题了。
陈振能享受了低保待遇,由于陈霞同学的户籍一直没有落实,低保待遇也就一直没能落实,2013年他家的主要经济收入包括陈振能的低保待遇1212元,241亩公益林约1320元。新农保养老金收入660元,合计不到4000元,属于泉坪村最贫困的家庭,两父女生活在陈振能父亲遗留下来的几间非常陈旧的木屋之中,家徒四壁,家中最值钱的财物可能就是一部三百元钱买的一台旧电视机。陈霞同学的户籍落实后,我已经和民政所协调,特事特办,紧急为她落实低保待遇,今年陈霞家的收入包括陈振能的低保待遇,可能有1980元(因为泉坪村把陈霞家列为A级低保待遇,每人每月165元),陈霞的低保待遇要三季度才能落实,只能享受990元,公益林待遇2050元,陈振能的新农保养老金660元,合计大概在5700元左右。
陈霞同学本性还是蛮聪明,可是没有一个好家长辅导,所以成绩只是中等,今年已从壶瓶山镇中学毕业,以前读书一直是常德金德镭射资助,但金德镭射只资助至初中毕业,由于陈霞同学成绩不是很好,读高中也考不上好大学,村干部请我出面帮这个孩子想办法,我和村干部商量后,把她送到常德技师学院去读书。学点艺之后早点出来养家,目前,我一个朋友建议她在常德技师学院学习工艺美术方面的专业,接触一点文职方面的知识,以后可以去他的公司工作,他负责帮她安排工作。
在常德技师学院,,学杂费基本上可以全免,只需要资助生活费,我要陈霞同学自己统计过,她每月生活费是408,加上其它开支约在500元左右,那么在学校9个月合计大约4500元左右,加上来去几次的车费约在5000元左右,目前有一个人承诺每年资助3000,但从目前陈霞同学在学校里学习了4个月的情况来看是远远不够的,.希望还有热心人士能补齐2000元的差额.
15楼#
发布于:2016-03-17 17:07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五
壶瓶山镇上延河村李策诚同学基本情况说明

图片:李策诚家合影.JPG


李策诚,男,土家族,现年6岁,200847生,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上延河村5组。其父李诚于20145月得肝癌病故,其奶奶十年前已病故,其爷爷李子旺,1951年生,肝硬化多年,一直靠吃药维持生病,基本上丧失劳动能力,其母亲陈美丽,1986年生,原籍永州,现在户籍留在永州还没有转过来。
李策诚之父李诚在世时,刚学会煮酒,还没有收回本来,就因病去世,为治病和出葬花了四五万。去年李策诚爷爷又因为做脾脏切除手术花了三万多,积蓄用尽后现在还欠有两三万元债务。
李策诚家住离南坪小学14里外的大山上,交通非常不便。因此李策诚的妈妈陈美丽要在街上带孩子读书,由于当地经济不发达。都没办法边带孩子边找工作挣钱;而李策诚的爷爷由于身体的原因,不但不能做农活赚钱,每月还要五六百元钱医药费维持生命,现在一家

除了50多亩公益林和粮食直补合计大约1000元钱和李策诚祖孙俩两个低保2400元钱以及李子旺的新农保养老金660元合计大约4000元钱以外,别无其它收入,现在一家生活基本

上靠亲戚接济,李策诚的母亲陈美丽由于户籍不在本地,都没办法落实低保待遇。
由于李策诚家现在基本上陷入绝境,村上想办法正在帮李子旺办理特殊门诊待遇外(因此我此次去走访没有拍到李策诚一家的身分证和户口本,村上收上去了帮他们送到石门县合管办去了,特殊门诊待遇办下来后一年可以免费拿几百元钱的药),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帮他们家想办法,让李策诚的妈妈感受到本地人都在帮助她,也许就死心塌地的留在这儿,如果说李策诚的妈妈一受不了生活的折磨离家出走,这个家就散了,(当然目前陈美丽还没有离家出走的想法,如果说以后条件得不到改善就不见得不会这么做),大山上多是光棍,来个女孩子不容易,所以上延河村的村支两委希望社会上热心人士能资助李策诚母子渡过难关。
李策诚下学期将进小学一年级读书,我个人的资助设想是,在学校一年花费大概在1000元钱左右,平时生活开销大概要1000左右,李策诚的母亲陈美丽由于户籍不在本地,我希望社会热心人士也能一起资助,资助3000元钱生活费(我个人认为,这个标准不高,一个成年人一年3000元基本生活都不能保证,但社会也不可能完全负责她的生活),每年一共5000元钱。希望能有社会热心人士能暂时先资助那么年把两年,让李策诚一家先渡过眼前这个难关。

图片:李策诚爷爷手书求助信.jpg

图片:上延河村的倡议书.jpg

16楼#
发布于:2016-03-17 17:23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六:壶瓶山镇水田村高瑜(该生情况特殊,尽管有部分资助,也还需要一定资助)
高瑜同学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高瑜和母亲合影.JPG


高瑜,女,21岁,1994年生,家住石门县壶瓶山镇水田村4组,石门一中529班毕业后被青岛大学提前录取。
高瑜的父亲高雄已于2012年因病去世,高雄在世时一家家境尚好,因为前几年高瑜一家所住的木房子已成危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一家才借债修了一座新房子,为了还债,高雄才出去打工,却突发急病去世,由于高雄去世,欠下的债务根本没有劳动力来偿还,而高瑜的母亲杨先琼(1969年生)有严重的甲亢病,基本上没有劳动能力,多年来一直不能做体力活,这一年多来一直靠亲友资助和借贷款维护生活,供高瑜读书,高瑜母女现在负债有14万左右。
高瑜品学兼优,以前在石门一中同年级同学中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现在又被青岛大学就读,在青岛大学每年的费用超过两万,面对这笔巨额费用,高瑜母女一筹莫展,现在每年除了申请到教育局的大学生助学贷款6000元外,石门一中一位老师每年资助5000,常德市一位陈女士每年资助6000,由于杨先群身体受在有病,高瑜虽然努力做兼职,有一部分收入,但是还需要接济母亲一部分,所以高瑜的费用还是很拮拘。
所以特别请求社会热心人士能帮助高瑜,直至她完成学业。
    

图片:水田村为高瑜所写的求助书.jpg

17楼#
发布于:2016-03-17 19:58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七:夹山镇马塔桥村贺采明(该生资助已足够,社会无须再为其安排资助)
贺采明同学详细情况说明

图片:回访贺采明.JPG


贺采明,女,17岁,199710月生,家住石门县夹山镇马塔桥村4组,现就读于石门五中高一237班学生。
贺采明同学父母均系盲人,父亲已于2008年因病去世,其母亲由于受不了生活所迫,于早年离家出走,杳无音信,这些年以来,贺采明同学一直与年逾八旬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贺采明同学家的房屋早已成为危房,无法居住,现在只能借住邻居的两间旧房居住,家中无任何电器,就连一样象样的家具都没有,由于爷爷奶奶年逾八旬,已经丧失劳动能力,一家三口的生活只能依靠农村的低保待遇来艰难维持,在今年本人走访后,已托朋友想办法帮她家落实了政府修建的爱心房,在830回访的时候所看到的,大概轮廓已建好,但离完全能够生活还要很长时间。
尽管家境异常艰难,但贺采明同学并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努力的机会,学习非常刻苦,被誉为同年级学习标兵,2013年本以优异成绩考取湖南省重点中学石门一中,由于实在无力筹集在石门一中读中的高额费用,最终只能选择在费用相对较低的石门五中读书,现在五中同年级五百余名学生基本稳定在前三名之内。
贺采明同学每年有1980元钱元低保待遇,五中每学期给予了1300元钱的奖学金,每月还给予300元钱的生活补助,每年合计5300元,每学期年级前三名,每次可以得200元钱的资金,合计每学年五中给予贺采明同学的资助和奖励给在6000元左右。今年点点爱的活动资助了2000元,村里给了几百元钱临时救助。我向贺采明的班主任刘老师交流过:五中的高中生在正常年景下,每年学费和教辅资料费等杂费一年约在4000元左右,每月节俭的生活费在600元左右,加上其它,每年需要一万一千到一万二千元左右的费用,贺采明由于条件所限,所以非常节俭,一年费用大概只有一万元,但因此也明显的营养不良,个子不高。贺采明的爷爷奶奶这几年以来一直以借债为生,因为爷爷奶奶毕竟已年近八旬,已经无能为力。我个人为贺采明同学做了估算,每年除了学生的开支一万元以外,还为她筹集2000元平常生活开支(毕竟也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其它的生活开支必不可免),合计一万二千元左右。除了五中每年6000元左右,差额在6000元钱左右。
为了让品学兼优的贺采明同学顺利完成学业,我们向全社会发出真诚呼吁,恳请社会热心人士能够资助苦命的贺采明同学。
后记,2014年我们通过努力 ,为贺采明家里建起了新房子,而且该生资助已完全够用,所以不希望 社会继续为该生安排资助,该生受资助情况前文已写得非常详实。

图片:马塔桥村给贺采明的证明.jpg

图片:五中团委的证明.jpg


18楼#
发布于:2016-03-17 20:02
19楼#
发布于:2016-03-17 20:03
本人走访的贫困学生之十八:南北镇清官渡田启萌
田启萌同学基本情况说明

图片:田启萌.JPG


田启萌,女,6岁,200827生,石门县南北镇宋垭村8组(现属潘坪村)人,常往南北镇清官渡村,现在石门县南北镇清官渡完小读一年级。
田启萌同学家境相当贫困,由于以前所住的宋垭贺家台地理条件极为恶劣,在亲朋好友的支持下买了清官渡一所旧房子居住,但其父田玉次长期腰椎尖盘突出,并患有骨质增生,这几年以来一直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其母亲沙兰英又患有严重的妇科病,而且还因为家里贫穷而离家出走,至今无法联系,由于田玉次家中有八十岁的老母亲和孩子需要照顾,所以又不能出门打工挣钱,所以只能在家做农活,一年收入不足八千元。由于各种原因所致,低保待遇都没有落实。
田启萌同学聪明可爱,上进心强,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确实是一位可以培养的好学生,请社会热心人士给予资助。
备注:该生为本人多方打听属实,而且也还小,所以没有请学校和村委会开证明。该生是本人最喜欢的一名小孩子。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