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阅读:3122回复:9

[小说]白七爷的白帽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1-24 13:51扫一扫,手机看帖
白七爷的白帽子
“我是谢必安不对啊?等等,老子姓白,叫白七,那个水滴是洗脑水吧?”抹去头上的水滴,望着跑远的小关,老白一脸的疑惑。
“是不是很奇怪?无数陌生的记忆画面浮现,好像是自己又不想,就像做梦一样。梦里的场景人物,一切又显得那么真实。都已经忘了这个世界倒是是真是假?”小黑的女痞子气息依旧很重。
看着越来越近的观音庙,干净的白墙,一丝不染的庙门,越是靠近越是宁静,走入庙堂看着俯瞰众生的观音佛像,就像看着芸芸众生,慈悲。
“你们来啦,黑衣服姐姐白衣服哥哥”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关依旧歪头杀。
“你们来啦?相信你们体会过我们说的非常特殊案例!”金和童边看边摸摸身边小关的头,一同说道。
“是很神奇,他让我想起了我是谁!还有我的强迫症发作了!”老白带着怒气说道。
“小关很奇怪,自出生以来,遇到怪事不断,尤其来到观音庙后,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我不确定她是一种什么现象,但是我敢肯定观音庙是激发现象的引子。”
小黑左手掏出笔记本,右手牵着小关,走进一间静室。将笔记本摆好画面显示qd人生系统,抬头看着小关,而小关一直饶有兴趣看着跟随进来的老白。
小关12岁,看上去很开朗很漂亮,天真中带透着一点澄净,长发披肩,充满好奇的看着老白,噗嗤的笑了一声,看来是忍了很久。
“呃……,你在笑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嘛?”老白挠挠头。
“啊?没有啊你脸上没什么,只不过…你头顶的帽子好高啊!”
“?帽子,我没戴啊。你是不是看错了?”老白一脸不解。
“不好意思,希望你没把我当做神经病,我才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确实没戴帽子,但是又戴着顶帽子。”
“那你能讲讲为什么吗?”小黑敲着键盘,在qd人生下检测收集的数据小声的和老白说:“人体硬件没问题,精神上与身躯是完美匹配的不存在报错。”
“你知道那个田边耕田的老伯吧?”小白小黑点点头表示知道。
“那位玉伯,老是穿着一件画着九爪金龙的金白色袍子耕地,拿着一个四方形的方块在砸地,你知道有多搞笑嘛!”自己一个一个劲的笑个不停。
黑白两人看到顿时一脸的漠视,对看了一眼,那个老汉是玉帝?这世间怎么那么多神仙。
小关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很难理解,可能觉得我有病,但是我不怕,因为我自己看着透着乐,只能说我看的都是双层的,就像看东西模糊,有点虚影。”
看向小关的眼睛,异常的透亮,因为小关的眼白是略透明的。这也预示着眼睛异于常人。
小关眯着眼:“只不过这位白哥哥……,你的帽子虽然高但是残破不堪,掉了很多线,而且还有个窟窿在帽子上,手上的灯笼是透明的,就好像实物被谁拿走了。”
“应该是天眼通吧,现在的社会说什么神神怪怪?在五星照耀下都是真理。”她是谁我们也别管了,偷瞄这背后的小关,如此好的家境,应该有人保护,免得引起不必要的事情。我们权当不知道。“
“走吧,再见了小关。“
“姐姐哥哥们您们等一下,一路上口渴了吧,小关在后院收集的露珠,很甘甜的“掏出怀里瓶子。
那么多人物下来玩,出什么事情了。不想了,老白摸摸头顶的帽子,破烂窟窿?失忆,我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这小丫头的眼睛真灵动。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楼#
发布于:2017-12-08 17:54
白七爷与作者的四维对话
   作:“我很同情你啊,老白,毕竟你是我上班无聊创造出来的!”
    白:“!!!,我是你创造的?”
    作:“老白,你只是我小说里一个主角罢了,你的出现在于我的一个工作,而你的生活一直被我放在论坛上,对啦,最近我还在Bai°吧里建了个连载板块。”
    白:“…你叫什么名字?「井」”
    作:“你称呼我天知晓!”
    我面前的他是一个我认为有精神问题的人,他认为我是他小说里的一个主角,是描述我所看世界的作者。若说我怎么遇见他?要从今年万圣节开始。那天晚上我碰见了许久不见的小魔女,回国见到小黑,田边的老头,观音庙见到的小关,然后在路边摊遇到的这位作者大人。
对于玄妙的事情见怪不怪,而我们就有了开头的对话。
由于作者他很冷静,我有点束手无措。于是把他带到工作室的小黑屋里,我进门时候他带着微笑看着我,那种略带轻浮的笑,身体微微晃动。
    作:“我知道我上回说的话已经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不过我说的都是真的,”
白:“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怎么证明我是你创造的?”
作:“你不觉得你出现得很突兀吗?还有记得你回忆起些什么?你想想看?是不是很空白?你会觉得写小说会把主角的身世家底告诉读者吗?”
白:“我不知道,没经历过。”
作:“你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我是作者,而你是这个小说里的主角,而我也也在你的故事世界里,不过我不是以作者的身份进入你的世界,而是一个暂时出现的人,你的驱动人生系统找不到我的,因为我是这家公司的员工,而你在我的文字世界里,我只是个写文的媒介。”
白:“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作:“我写小说,我就能找到你,而且你在这个世界经历的,只是将我觉得有趣的片段编辑成文字,为了应付每周必须完成的工作之一。”
白:“那你说我是你写的,那我们的对话…”
作:“我们的对话正在写进小说里,我正在另一个世界里码字呢!我上午写了个开头就写不下去,我在看别的小说。”
白:“…那你到你想怎么样?总有个理由吧,来到我这里。”
作:“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为了应付这周的任务,因为你的其他桥段我想过,没什么内容可以抓取,没什么好写的,就将这段用来过度。”
白:“那我想问,假如我si了这小说会完结吗?”
作:“不会的,因为我不会让你si去,除非情节需要,反正你的前世我还没构思好,我也在查关于白无常的资料,看看怎么可以不跳水。”
白:“…你这样好吗?当面告诉我的身世。”
作:“你的记忆我可以delete,不过也不怕,如果有问题,请你往后看一下,瞧瞧屏幕,我会帮你写「过去」的。”
白:“那你写的到底是什么小说?”
作:“我原本是为了驱动人生万圣节写的略聊斋的风格,然后发现写不下去了,我能改变一下策略,歇一歇现实题材略带神秘色彩的小说类型。”
白:“那我现在在哪个阶段快完结了吗?”
作:“还没,你继续生活吧,反正会遇到很多事情,其实我是越写越有感觉,没有什么高特效打出银河系什么的,都是很平常的小事,就像上篇的爱情题材。这是我改编的。”
白:“那你什么时候写完?”
作:“真的写完也不会告诉你,那是你这个世界之外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写完了呢?”
白:“…...”
作:“很开心可以见到你,我创造的你,好啦我时间不多了,我要将文章给我老大看了。”说完我眨了眨眼,我依旧在电脑面前码文。
白疑惑道:“人呢?”
我:“我在另一个世界啦!今天就到这里,交稿了!”
白:“我还没问完…”
我:“安静白七爷,码字很累。“
华歌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2楼#
发布于:2017-12-10 19:50
此文多个网站有载,不知你是不是原创作者?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3楼#
发布于:2017-12-15 18:49
华歌:此文多个网站有载,不知你是不是原创作者?回到原帖
我是本人,首发在大鱼号上,关注驱动人生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4楼#
发布于:2017-12-15 18:50
白七爷这天蓝蓝的

自从见到作者大人,老白似乎心情好了不少,若说前路茫茫本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别问作者我为什么,老白现在被安排在小黑屋里,今天的小故事展开了。
坐在黑屋里的老白,下意识转过来身,看了看后头,眯了眯眼用手挠了挠头,将手放在电脑上,看着这个不想打开的软件,因为他很清楚工作根本不需要用到这个软件,已经拥有四维能力的他,明白点开了就意味着今日的故事又被抓取作为工作上交。那可恶的作者天知晓驱动哥「井」。
(老白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白:“……”
不喜说话是这位新客人的特点。她的问题主要来源沉默,那种一言不合就沉默。就在上一秒她又开始沉默了,我已经忘了是第几次,于是我厚着脸皮,再次找到了她。于是乎她这回看了我一眼,我感觉这回她眼神里多了些什么。
白:“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但是又不敢问。”
她:“我觉得你是个敢问的人。”
她是个聪慧的小女孩,很小就会说话认字,教上一遍就学会了,还没上小学就能自行读书看报,刚发的课本只需看一遍就倒背如流,属于神童级别。记得她说过与姥姥很亲,是姥姥带大的。在小学的时候姥姥去世,紧紧拽着姥姥的手,直到累晕过去,醒来之后就不再与人说话了。无论是爸妈还是老师同学都没办法于她交流。直到大学毕业之后就找了一份在家做设计的工作,每天沉默在家对着电脑做设计,或着捣鼓着系统硬件设备驱动人生就这么淡淡的度过,倘若真是如此,父母或许真任由她就这么生活,然而…
白:“你为什么老是带着头纱?我才并不是因为时尚吧?…”
她:“你也别猜了,你也不需要套我的话,而我没有寻求精神上的安慰”
白:“你学过心理学?”
她:“其实,第一次来找我就觉得你很特别,因为你与别人不一样。”
我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又一个见到我说:“你与别人不一样?”你们都是哪来的人啊
白:“怎么不一样?是你该不会又是看到我的帽子?”
她:“帽子?不是的,我想告诉你,这也是我最大的秘密。”
直觉告诉我应该与她的头纱有关,白:“是因为头纱?”
她:“是的,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白:“我答应你。”
她:“因为我能看见颜色,头纱会帮过过滤掉这些颜色。”
白:“过滤颜色?”
她:“我所看到颜色是这个世界的颜色。”
白:“是物体的颜色?”
她:“是这世界,身边的颜色。开始以为是我不正常,直到我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姥姥,而姥姥并没有觉得我不正常。我很害怕告诉姥姥以外的人”
白:“我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多了,但是我并不觉得不正常,存在即是合理,我想更进一步了解你所看到的世界。”
她:“所以说,觉得你是个不一样的人,就在你第一次找到我的时候。”
原来她也在观察我,白:“那你能说说你所看到的颜色吗?”
她:“我记得我每天看这个世界是朦胧的,天空的颜色东一块西一块的就像百衲衣。譬如黑色,金色,紫色,当然最舒服的是纯白色的。”
白:“朦胧像雾气吗?那颜色代表什么?”继续追问道。
她:“是散发着弱小的光芒。那些颜色可以对应一些事件,好事坏事等等。那次是我第一回见过的暗红色,那天姥姥去世了,当天我早起心情很压抑,想到阳台喘口气,就被眼前的颜色吓坏了,唯独我家顶上的天空是暗红色的,再后来妈妈接医院的电话说姥姥快不行了,于是妈妈带着我赶到了医院,当靠近姥姥病床时,我感觉姥姥四周都是暗红色,唯独姥姥身上呈现白蓝色的微光,姥姥拉着我的小手,她说她也可以看到颜色,告诉我不要害怕,这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应该接受这个事实。姥姥走后她身上的光印跟在了我的身边,而第一回见到你,这团颜色格外明亮,而你却散发着白金相接的颜色,很是舒服。”
白:“你确定你没看错?”
她:“我没有看错过,我不想和他们说话是因为他们的颜色很浑浊,感觉很不舒服。但是你真的很特别。”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前的颜色光团
白:“确实很美,原来你姥姥去了东琉璃”
她:“东琉璃是什么地方?”
白:“我也记不太清,但是我知道是个好地方。”
她:“嗯哼!你也能看到?”
白:“是的,我也将秘密告诉了你,别说出去。”
她很开心的点点头。
她临走时告诉我害怕光团有一天会消失,我将一盏纸灯给了她,并告诉她这可以收拢光团,一般人是看不到这盏纸灯。
看着远去的她,我好像笑了一下,微风吹过扶了扶顶上的白帽子,转过身这天蓝蓝的。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5楼#
发布于:2017-12-22 15:52
白七爷孤独的世界
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看似很简单,但…
曾经听一位客人说过,最精彩的就是这个世界,本身。
于是我追随他这句话,萌生了想多看看这个奇妙的世界。
好奇心驱使下,接触了各行各业各种信仰。通过交流,好像谁也说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道说是人间
佛说是人道
物系说是量子
史系说是时间

肉眼所观测的世界,有着无数位面。
你所认为的就是你所希望看到的世界。
曾经遇到一个客人,他生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是现实世界,另一个是梦世界。
我起初也认为他的梦是将现实扭曲后反应到梦里,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但事实上,他告诉我:“这个梦不是长期的,而是相隔几年就会做同一个梦。当你发现你可以自由的活动,那种感受…”
我说:“你找到我,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精神上有障碍,对吗?”
他点点头,低着头好像又陷在梦的回忆里。
于是我接着问他:“我不能判断你是否疯了,如果是器质问题需要通过各种检查才能确定,你能告诉我很恐怖吗?”
他抬起头看着我,说道:“不恐怖,但起初我是感觉到恐惧的,因为我在一个液体透明容器里,头上带着呼吸口罩,当我想伸手触摸容器壁,容器里的液体逐渐排出,当我摘下口罩看着这陌生的环境,这时候容器罩与底座分离开来,我跪坐在底座上,感觉四肢逐渐恢复着力气,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但是每回醒来都感觉身体充满了力气,于是总会在旁边找到一套连体衣,感觉反复洗了多次。“
大脑组件着客人所描述的世界:“是在一个房间里吗?“
客户继续说道:“在一间房间里,周围都是一些电子设备,还有个可以提供食物的机器叫驱动人生,只需扫描手上的代码,就可以获得两个立方体,一个是食物的味道,另一个是水。吃下去就会顶一天的饭量。“
我继续问道:“你的世界是黑白的还是彩色的?“
他:“是和现实一样的,每回我吃完就会开始在打开一扇又一扇的门,发现有很多一样的实验室,但是容器里没有任何东西。“
我:“世界里还有其他生物吗?“
他:“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在一间控制室里我可以查看各个角落的环境,而且还有个生物探测仪器,只发现整个基地只有我一个红点。然后越往基地下行走,空间越来越小,最后会出现一个很长的楼梯,最底下有个门。“
我:“你打开了吗?“
他:“我打开了,开门发现自己出现在水平面上,但是海面是静止的,抬头看有蓝天白云,也有太阳东升西落,昼夜更替,繁星满天很漂亮。但最神奇的是,我走到门后头并没有发现建筑物,而且还发现门在某个角度是消失了,门的开启在这个世界显得很突兀。就好像软件意外产生的bug。“
他继续说道:“世界很安静,也有风吹过。这个世界除了风声就没有其他生物,水面下深不见底,只要你想就可以沉到水面下,但是下一秒你就会出现在入水的前一刻。“
我:“你就一直看着吗?“
他:“是呀,我还回拿了好多驱动人生的立方体食物坐在那个世界里看了好久。看着昼夜交替,看着满天繁星,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我打断了他的回忆:“那你在生活上有不如意的事情吗?“
他:“生活上一切都很如意,朋友们都很羡慕我,只不过这梦太真实了,我就是不知所措。“
“那你闭上眼睛回想那个世界。“将手搭载他肩上,漆黑的环境开始加速驱动的人生开始跑马灯,一幕幕的记忆出现在眼前,直到跳出一个绝对静止的空间。
“这是se界,没想到啊,这小伙的精神如此澄净透亮,难怪可以在se界穿行。“
最后我告诉他,你的梦世界很美,但是今天不再是只有你一个人,因为还有我看了你的世界。
在梦世界里,老白看着那已经荒凉的se界天,孤独的世界。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6楼#
发布于:2018-01-05 19:24
白七爷 墙另一边
      依旧在驱动人生公司码字,看着书中世界里的老白。
一个孤白的身影站在阳台边上,右手手托着脸还夹了木艮火因,眼看就要烫手了,也没见老白对过嘴,叹了口气左手食指点了点栏杆上。感觉今天的老白有心事,于是冷不丁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出现:“想啥呢?”
老白闭上了双眼,看着灵台上的我:“说说上周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风突变?”说着将手里的木质令牌甩手直刺我的喉结上,一个闪烁我坐在凭空出现的沙发上。
我手里还握着老白飞出的令牌:“咝!有点凉!”
我:“别紧张,别激动,我就是看了刀剑神土或想换个风格写写...”
白“哼!”
我“上周的事情翻篇翻篇,说说,你怎么了!”
白:“因为又遇到个人山级别的思想者,你怎们拍那么多人物设定?”
我:“你......”
白:“那人开始就说,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对劲吗?”
我:“……”
白:“他说这个世界好像有些问题,但又讲不清到底什么问题,很多看不透的地方都有问题。有时候答案会若隐若现,但是当您想起来要抓住他,就像泡沫还没来得及触碰就破开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理解,就像一堵墙有厚实的部分,也有轻薄的部分,最后的最后会演变成哲学性思考。”
我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他说的话,也极力的掩饰我的惊讶:“是呀,有时候!”
白:“我说的能理解吗?”
我:“你的世界不就是如此吗?有我在你永远不可能获得真理,你只能无限接近却没办法触碰。“
白:“……”
我:“你的世界就像我的梦,当我闭上眼睛,四周都在变德缓慢,眼前出现了一丝光芒,刹那间我便在“墙”的另一边。”
我“无论是哲学还是信仰,都是为了填补你这个世界的空间。”,我用手锤了锤前额自己的前额 “哎,不说啦脑阔疼,昨晚做了个好梦没来得及品尝分析。”说完就消失在灵台上。老白看着消失的身影叹气,悬浮的木制灵牌回到手上,嘴上嘀咕着:“到底谁是人山。”
远处传来作者的声音“忘了和你说,你现在是凡人,只不过拥有超越凡人的能力罢了,若说这能力可有可无,你还是多想想怎么走出这个世界吧。”
白心里想到:“如果说那人说得是对的,那么他已经是无限接近与真理,他是怎么觉察到这个世界的问题,按照他的逻辑,难道…要用完全不带思维和主观意识的看这个世界,不然看不到这个时间的全貌?”
老白的意识离开了灵台,回归现实,睁开了双眼,微眯看着远处的夕阳,一阵风吹过香火因亮起橙黄色的火光,长长的火因灰像是被这股风带散了,黑灰白散于空气中。老白将香火因投进火因灰缸内。
“吃饭啦!”这时候响起小黑的声音,老白转身走进屋里…
屋外空无的阳台内发出唏声:“我都说了,你永远只能无限靠近真理,但你却没办法靠近,因为…”
华歌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7楼#
发布于:2018-01-11 21:12
salasai:我是本人,首发在大鱼号上,关注驱动人生回到原帖
salasai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8楼#
发布于:2018-01-12 21:25
白七爷 双子座
今天是周四,早早上班的我坐在位置上,台面上摆上我的某Mac点开了某博。
等等,对啦,我的座位换了。
故事回到某博前,打开网页点开最近话题热点。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来电上显示老白的来电。看了看老大的位置,我微微低头解锁了手机屏幕,在屏幕上敲了两下。闭上眼睛的我,就这么到了另一个世界。
凭空出现的我,拍了拍面前背着我不知在上下捣鼓什么的老白,:“干啥呢?“
这一拍,正捣鼓着《DTL》的老白下了一跳,:“老子刚刚将boss给挂彩了,用超越系统的力量,但是你一来游戏回档了!“
顺手将老白手里游戏给关上“说正事,我接了个案子,需要你来我们世界,只能委屈你用我的qu体了。“
老白眉毛一挑:“你们的世界?“
“是的,我的世界所谓的Gl园,不过和你说你也不清楚。“
画面回到,敲屏幕的前一刻,一个抬头我消失在位置上,这时老大的声音远远传来,:“那个死胖子去哪里了。“
远在30多公里外的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迎面是一位女士,这感觉好像今早看到的新闻啊。
我说:“你好。“
她退了半步,谨慎的看了我一眼:“你是?“
我指了指她手上的手机,:“手机上准备拨的号码是我的,我就直接来到你的面前来,花费也省了。“
她很惊讶的看了看我,看了看手机号捉急的模样索性就这么看着我,我感受到了她的想法,:“来聊聊你想说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可以吗?“
她点了点头,:“我先告诉你一件事,可能过于巧合,可能是命中注定,我有个妹妹。“
我:“能比现在更巧合?你说吧,我听着。“
她:“我的妹妹昨天夜里找到了我。“
我:“她不是被...“
她:“是的,她的前夫把她sha了,因为我们从小就有心电感应,我醒来后直接报jing,而因为远在大陆的另一边所以没有被认为是sha人xiong手。“
她:“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我发现周围的世界变得很不一样,因为我觉得我妹妹回来了。你相信灵hun吗?”
这句话很困扰我,明明我体内就有个linhun,而且还来自另一个世界里。
我:“相信啊,我一直相信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只不过我们看不到他。”
她:“你能相信真的太好了,我一直以为是因为生活受到刺激,才会出现的幻觉,这段时间我快崩溃了,感谢你的出现。”
我:“我见怪不怪了。”
她:“记不起那一天,我经过一大块镜子时,看到镜子里的我迟缓了一下。”
我:“迟缓?像是掉帧的意思吗?”
她:“更准确来说是,就像突然加多了一些什么,因为我感觉有个一样的身影和我镜子里的镜像重叠了。”
我:“....?我不太明白。”
她:“我感觉镜子里有两个影像,我认真看镜子的时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一旦我的注意力不在镜子上,用余光就会发现镜子里的人却没和我做一样的动作,而且还笑着看着我,才发现那是我妹妹。”
我:“或许是余光问题?导致的?你确定看清楚了?”
她:“我开始也以为是眼花,没想到她在镜子里,我开始以为是幻觉,也看了心理医生,经过检测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事情越来越频繁的发生,有时候甚至...”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在一些奇怪的地方醒来对嘛?”
她:“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可是号称天知半地全晓的人啊,”
心里面的老白:“牛皮吹大啦!”
我笑着和姐姐,心理和老白说道:“别抢风头,拍别人不知道是在写你对吧?嘘,安静点。”
我看着她背后的镜子说道:“或许她真的在你的身边,而你也该回去了。留在身边没什么益处,只会带来一些麻烦。”
“借你能力一用,今晚子时就离开吧,我们约定的,灯你拿好。”
镜子里的她手里多了盏灯。
姐姐奇怪的看着我:“你刚刚是对着我说话吗?”
“是也不是,她也该离开了,你们道个别吧。”转身便隐去了身影。
姐姐转身看向镜子里的“她”
魂灯亮起,一切又恢复了本来面目
一股青烟离开了镜面,向西行而去。
“这?就是你叫我来的原因?你不是神通广大吗?”
“这是现实世界,没有法力没有mofa的原始地球,高层次的地球空间我还需要你?”
“回去吧,我闲杂感觉你那比我们高级多了。
“但,没有你这个世界真实,至少你们有味道。”
“或许这就是Gl园吧。”
叶单
三级网友
三级网友
9楼#
发布于:2018-01-31 11:28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