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20楼#
发布于:2018-02-09 12:17
感谢看帖的朋友,祝春节愉快!本文春节停更,明年继续。
柳城卫士
三级网友
三级网友
21楼#
发布于:2018-02-09 21:46
来自生活点滴,刻画细致入微。刀主佳作欣赏了!
柳叶湖的柳叶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22楼#
发布于:2018-02-13 09:00
你这是演电视剧,几天才一集,看得观众急人
追求真理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23楼#
发布于:2018-02-20 15:51
本来只是闲逛一下的,不料被刀哥浪费了近两个小时,真实、生动、有趣,期待下集。
无双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24楼#
发布于:2018-02-22 08:59
欣赏佳作!!哪天定要上门叨唠叨唠听听嫂子讲述一下她当时滴感受,是怎样才降服你这头犟驴滴
徐世香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25楼#
发布于:2018-03-03 23:02
追求真理:本来只是闲逛一下的,不料被刀哥浪费了近两个小时,真实、生动、有趣,期待下集。回到原帖
刀歌先生,好文,等着看你未完待续的连续剧。
柳叶湖的柳叶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26楼#
发布于:2018-03-06 08:37
刀哥,你的电视连续剧几时开始上映啊?
桃花源里散淡滴人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27楼#
发布于:2018-03-06 19:50
几得好看滴文章
深柳拍客
四级网友
四级网友
28楼#
发布于:2018-03-28 19:13
刀哥:二
    那年,我回到了家乡,发现还有一群和我一样的未婚青年,我如同找到组织般的欢愉,我很少回家了,可以算得上在我师傅那里落了窝。
    师傅在我眼里是一个神一样存在的人,我从牙缝里省钱只能买个随身听,他房间里却摆放着发烧友级别的音...
回到原帖
写就写吧,听老婆的话总是好些的.好人都听老婆的话
阳光明媚10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29楼#
发布于:2018-05-14 10:49
还想看啊,继续更~
燕大虾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30楼#
发布于:2018-05-23 18:30
楼主不地道,还没写到结婚。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1楼#
发布于:2018-05-24 16:15
燕大虾:楼主不地道,还没写到结婚。回到原帖
今年事特别多,总感觉提不上劲,更新一篇吧,待后续。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2楼#
发布于:2018-05-24 16:15
                                    十四

    考试的那天,妻陪我去的,记得那天太阳很大,我在里面考试,两三个小时一晃也就过去了。妻在城里没有什么亲友,对这个城市又不是很熟,我不知道在我进去考试后她是怎么度过的,估计也就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里等,天气这么热,终是难为她了。
    等我出来,妻满怀期待地出现在我面前,急切地问我:“考得咋样?”
    “我怎么知道考得咋样,反正该填的地方我都写字了。”我笑了笑说道。
    “我感觉你一定考得上的,我有这种直觉。”妻不知道是不是安慰我,还是为了给我信心,这种对我充分的信任让我很感动。
    想我这一辈子,经历过的考试无数,唯有这次考试让我铭记,还有另一个人在等我,还有另一个人在乎我的考试结果,也许改变的不只是我一个人今后要走的路,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都是瞎蒙的,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没事的,咱们又不是没有工作,考不上教书还不是一样。”
    和妻在街上胡乱的转了几圈,对这个城市我们都是很陌生的,我提议说去吃饭,妻说:“在街上也没什么意思,我们买菜回家做饭吧,反正考试完了多的是时间,听你自己说的你很会做饭啊。”
    我非常感动,妻这么贴我,只是没想到从那以后,我成了家庭煮夫。
    我们骑自行车从柳叶湖回来的,天气很热,虽有凉风习习,我还是满头大汗,妻说:“我来驼你吧。”
    “开什么玩笑,我这么大个还要你驼,熟人看见会笑话的。”
    “你就是死要面子,这路上又没什么人,我是看你踩得辛苦,两人互相帮助有什么不好的。”
    坐在自行车后座,果然舒服多了,当年我那只长个没长肉的细胳膊细腿得到了休息,我忽然间想到,我应该要成家了。
    许多年后,妻套从大学回来的女儿话:“在学校里有没男生追你啊?”
    女儿急了,嚷到:“哪里有的事。”
    我说:“你也成年了,有人追也是好事啊。一辈子太长,有个伴一起过总不至于孤单的。”
    女儿想了想说到:“知道了。”
    好像很顺利的样子,我通过了笔试、体检、面试、政审,稀里糊涂地改了行,我那时都不知道城管是干嘛的。有很多人后来问我为什么要改行,或者继续教书也许比现在更好,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当时的一念之间便走上了这条道路。就譬如婚姻,世间哪里来那么多莺莺燕燕,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两个人走到一起既是缘分,也是一锤子买卖,人生没有回头路,谁也不能告诉你在下一个路口等你的是谁。
    我和妻在那个假期好像也没咋正儿八经地谈恋爱,记得看过一场电影叫《红河谷》,宁静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贼漂亮,或者逛街买衣服,在滨湖公园溜达一圈才知道妻特别喜欢照相。
    那个暑期我感觉特别短暂,一晃就到了上班的时间了,对于我的人生来说关键的一个假期,我竟然记不住什么东西。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3楼#
发布于:2018-06-05 16:36
                              十五

      很快到了九月,我到城管报到,然后一车被拉到河洑山上面搞军训。
      山上的生活也很简单,不准喝酒,不准打牌,更不准溜号,熄灯了查铺,被查到的还通报、做检查。队里开队务会每人搬个小马扎坐一圈,每人都必须发言,个人的发言都做记录,一切让我感到陌生的认真。唯一的福利就是伙食很好,有个双排座天天往返市里,拖一车车的吃的。
      我自从学校毕业后就没过这种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的生活,也难怪被关了一个月放回家,妻见到我时大吃一惊,她还以为我那瘦弱的身子骨参加军训骨头都会被人拆了,没想到人还胖了一圈,我现在成为别人嘴里的“那个胖子”应该就是在山上奠定的基础吧。
      那年,河洑山距离市区还是很远的感觉,每次下山了回去,要在老三岔路那里坐公交,妻便送我到那里,然后自己骑车回来。妻说她骑车一直都很慌,那时一个人骑车也不知道怕了。
      记得一次下山后,在妻的一个同学那里吃酒,把时间耽误了,眼看天色不早了,那时胆子也小,一想到归队迟到的那些规定,心里还是很慌,和妻急匆匆地蹬着自行车往三岔路赶。
      那时候的老三岔路车水马龙,仿佛在人堆里穿行一样,我正骑着,忽然身后“乓”的一响,我被一个人力三轮车撞上了,妻从自行车后座撞了下来,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那是一个搞人力出租的三轮车,就是在车子上面搁块木板,当时在常德很多这样的车子,他们在抢最后一波生意,所以踩得飞快。
      我支起自行车,冲到车主面前,一把抓住他,他见我这么大个,估计也被吓到了,黑瘦的脸上一脸惊恐。
      忽然,妻叫住我:“干什么呢,人家还躺在地上也不看看,还准备打架啊。”
      我只好松开那人,赶紧扶妻起来,妻好像很疼的样子,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我撸起她的裤管看了看,腿上红肿了一大片。那个车主也凑过来很关切地问:“伤得怎么样啊?”
      妻安慰他说:“你别着急,我没事,等会儿买瓶红花油搽搽就行的。”
      车主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长吁一口气地说:“帮我看着车,我去买红花油。”
      很快,车主就买来红花油给妻,妻还对他说了些感谢的话。
      等处理完这事,我和妻继续骑车到三岔路口等车,我不放心地问:“你是不是真没事?”
      “确实很疼,应该不怎么要紧的。”
      “那你怎么放那人走了?”
      “那你说怎么办,看你那架势我都吓到了,我不那样你能保证不打起来吗?本来就迟到了,还在山下打架,你回去怎么交代?在一个新单位弄出这事别人怎么看你?”
      妻一下把我问到了,其实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年轻人的血性一下子头大,要不是妻喝住我,还真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来。
      这么多年过去,我见多了争强斗狠的事,就没见过谁到最后沾到多少便宜的,无数的热血和激情教育了我,让我明白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妻贤夫祸少。
不言不语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34楼#
发布于:2018-06-06 11:13
一口气看完了连载,先生转行,是教育口的损失,不然,先生妙笔生花,一定会造福乡梓,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子弟的。
评论员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35楼#
发布于:2018-06-06 17:20
佳作拜读了。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6楼#
发布于:2018-06-14 11:53
                                                     十六

    那年,我在河洑山上训练,不一定每周都能下山的,每次下山我都会去妻那里。有一次见到她,看得出来她很不开心,我问她是什么事,她说:“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妻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你娘不同意。”
    “我娘从来没和我提起过,你咋知道我娘不同意的,每次去我家待你还好啊,你不会是套路我的吧?”
    “你就是多心,难道我会套你的话?你娘去五岔找过我幺婶娘了,说她不同意,说我个子不高。我婶娘和我娘说了,我娘很生气,叫我以后不要和你在一起。”
    知道是这原因我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因为父亲去世得早,这么些年我成了我娘的精神寄托,很是疼我,估计是我这状态让她感受到了冷落,白菜拱到了没有还不知道,反正自家的猪是走丢了的,当然心里不乐意。想到这里,我对妻说:“我娘这不是添乱吗,我回去找她问问。”
    妻说:“你这样回去肯定没好语气,说不定还会大吵一架,把她气着了怎么办?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她的意见,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
    “也是,现在找她也问不出什么。我娘这么多年从没有管过我什么,突然提出这搞笑的意见,估计也是一时想不开,只要我们态度坚决她也没什么要反对的。”
    妻脸色好了很多,很认真地对我说:“你是这样想的我就放心了,看来我没看错人。我们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她一个人在家,我们应该多陪陪她,给她做饭啊,陪她说说话啊,她就不会这样的。”
    回到家,就这事我还真问了我娘,因为妻交代过,我的语气尽量地缓和:“我给你找的媳妇还满意吗?”
    “我一个没文化的老妈子,有什么满不满意的,你的事自己做主。”我娘也很警觉,知道我问话的意思,顾左右而言他,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关键问题上不会对她让步多少。
    转眼到了年底,我把妻接到家里吃年饭。
    我们家是个大家族,父亲在时,和成家了的叔叔们轮流弄年饭,一个年饭要吃好几天,煞是热闹,后来父亲去世,母亲再也无心弄年饭了。等到我参加工作,母亲让出正屋给我住,自己搬到偏屋里,对我说:“以后这个家就是你来当了,姐姐出嫁这么些年,从现在开始你要接她回来吃年饭。”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弄年饭了。我把妻接过来,按习俗也就是告诉我的家人,妻成为我们家的一员了。
    妻对做年饭很是上心,头天晚上就把餐具洗好,掰着指头计算请哪些人,弄多少个菜,凌晨我起来生火做饭,她也跟着起来。
    对于做饭,我有着程序化的忙累,妻只想插手帮忙,我说:“你就安静坐那里烧火,别冻着,我一个人都做几次年饭了,现在有你陪我就很舒服了。”
    妻好像很感动,安静地坐在那里看我做饭,等到肉煮熟了,我问她:“香不香?”
    妻说:“真香,快切一块给我吃。”
    我切了块精肉喂给她,她吃完后说:“我家吃年饭,都是我娘起来做的,等到肉煮熟了,我娘会切一块喊我起来吃,那是我对过年最美好的记忆,没想到现在我也要弄年饭给家人吃了。”
    “我娘说家里谁当家谁做年饭,看来你家是你娘当家啊。”
    “你还别说,好像还真是这样的。”
    等到饭做得差不多,妻去喊我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堂姊妹等众人过来,然后给他们端茶倒水,一副女主人派头。
    我到现在还不甚明白吃年饭的意义,但是我知道生活要有仪式化,这样会让我们成熟许多,这也许是祖先的智慧吧。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7楼#
发布于:2018-06-14 11:56
最近手头好像闲一点,加快更新节奏,已经快到计划结束的地方了,感谢看帖回帖的朋友关注
阳光明媚10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38楼#
发布于:2018-06-19 15:50
刀哥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39楼#
发布于:2018-06-22 16:55
                                        十七
 
    那年的春晚,一曲《相约一九九八》感动了不少人,转眼二十年过去,当年的两位天后都成了大妈。“初一不出门,初二走丈人”,从那年以后的春节,我开始“走丈人”。
    初二一大早,按照妻交代的内容买好拜年的礼物,我把母亲做鱼贩子的两个大单车篓子都装满了,不由得感叹妻的亲戚真多啊。
    那时我老姐在火车站做生意,全年的收入都指望着春运个把月的时间,自然给我娘拜年也就那么回事了,所以我一直对于春节的感觉比较淡漠,没想到在妻家里,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煞是热闹,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过年的氛围。
    陪着妻转了几家亲戚,短暂的春节假期一晃也就过完了,我试探着问妻:“要不下学期调到我们村小学去?”
    妻知道调动的意义,那就预示着她要离开这个家了,她还是答应下来,毕竟我们终将要组建自己的家庭。
    像妻这样勤劳小蜜蜂式的人,自然走哪里都受欢迎的,调动的事很顺利,想起我当年如皮球一样的狼狈,做人还是要厚道。
    忙完了开学工作,我和妻来到了民政局,去打探一下办结婚证的程序,那时的区民政局还在二中医院边上,一个狭窄老旧的小院子。基本了解清楚后,我和妻来到民政局边上的一家照相馆,照了一张两人的合影,妻穿着一件粉红的呢子衣,我因为那天上班还穿着制服,我那时候头发还有很多头发。
    又过了几天,我在单位打了介绍信,那时办结婚证还需要单位证明的。又和妻去妇幼体检,婚检在那时可以自愿了,但是妻还是坚持检查一下。
    拿婚检结果的那天,我们遇到和我们一批做婚检的一对人,那个男的好像有什么问题,医生说可能会影响到办证。男的很是绝望,说是三八结婚的,客都请好了,央求医生帮忙,医生也万般无奈地拒绝了。妻看到这场面,有点小紧张,不放心地瞟了我一眼,仿佛我也有什么问题似的,吓得我的小心脏一紧。
    拿到我们的结果,妻还是不放心的问医生:“我们没什么问题吧?”
    “你们俩身体好着呢,去办证去吧。”
    听到医生这么一说,我拉着妻就去了民政局。
    在民政局一切都很顺利,给办证的人几把糖,几个大妈热情地拿出一包东西要我们交一百多块钱,我说:“现在办证不是只需要工本费了吗?”
    估计是我个头比较高大,几个大妈听到我问这样没水平的话也没生气,依然很耐心地把东西展示给我看,什么请柬、证书、纪念牌等等一大堆,说是物超所值,我值得拥有。我不为所动,坚持只要结婚证,只交九块钱的工本费。
    大妈看我像脑壳进水了似的,知道我是油盐不进的人,就向妻推销,妻被她们说动了心,要我交钱去。实在无奈,我向大妈们说了实情:“我们现在先把证办了,至于婚礼还不知道哪天才会办,家庭条件目前不允许啊,你给我这些请柬之类的东西,我真没用的。”
    大妈们一听,没想到新社会还有这样的苦孩子,一致同意我就算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向我们推销两个纪念牌,说是她们这里有钢印,把结婚的日期打在上面很有纪念意义。这下说到妻心坎上去了,没容我搭话,就掏钱了。
    收到钱,大妈很是开心,跑到隔壁的房间打钢印,然后把结婚证和纪念牌分别递给我和妻,我翻开结婚证,看了最下面的日期——“1998年3月4日”。
    “三月四日!”妻很开心,“好巧啊,这么好个日子。”
    一三一四,一生一世,也许这就是命。

                                                ——全文完——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