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阅读:1234回复:23

[投诉举报]桃源县漆河镇枫岭村,八岭的胡家围何去何从? [受理中]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1-12 11:45扫一扫,手机看帖
桃源县漆河镇枫岭村小苏11组富甲潭,漆河镇与 九溪乡的界山——八斗岭的一二三四岭的余脉均蜿蜒至此,三条溶的水在此交相汇入苏溪河,一个内湾七字拐在此冲出一个深潭,水资源丰富,下游来的船从此上岸。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外湾磨甲坪,从原黄甲铺乡政府到小苏溪电站与原小苏村部的乡道在此交汇,历来是水陆交通要道,。千百年来,里面卸甲溶的居民从此山嘴出口。至七零年代初,举全公社之力修建联通沅水一级支流白洋河的低灌渠经过此处,土堤将溶锁住,只要在此设立一个机埠,即可联通溶塝堰,本村全部甚至包括邻村舒家大部都无干旱之忧。
    法律规定,村道5米范围内禁止建永久性构筑物,爱护水利设施。
但是,02年、10年、17年,两名非祖居户在此新建与扩建住房,大挖大建,非常干脆地将村道拦腰截断!将低灌渠拦腰截断!并用围墙将村道与水渠围起来!极大地破坏了生产生活的生态环境。
桃源县:“路走溶里”、“没有路”、“溶里要挖渔塘”“过不得”、“走岭岗上(2号溶出口)”、“插翅难飞”。
桃源县国土局对此的“答复”是:胡*伯建房未经批准建房(“扩建手续正在补办”);漆河镇政府的答复则是:不合法(“超面积”)也合法(“已罚款”)!
部门 发帖时间 满意度 状态
桃源县县长热线 01-12 11:45:23 受理中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桃源县县长热线
部门用户
部门用户
1楼#
发布于:2019-01-18 15:07
帖内置顶  –  桃源县县长热线  –  2019-01-18 15:40
网友:
        您好!首先感谢您对于政务服务的关心和建议,对于您留言中反映的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调查与核实,现逐一答复如下:
        经调查核实,您提到的非组居民属于外来女婿,其所建房屋已经得到了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您所说的村道,实际上是一条连接枫岭村小苏溪8、9组和10、11组的临时人行小道,后因村里修建了组级公路,就自然荒废,少有人行走;留言中所提到的低灌渠,在上个世纪70年代,因为干旱,源头水源断流,村里为了抗旱而临时修建,无长期利用价值,干旱过后,当年就自然荒废了。
        综上所述,修建房屋并不存在截断村道、影响农业灌溉、污染水源、破坏生态环境的事实。

                                                                                  桃源县漆河镇人民政府
                                                                                       2019年1月18日

桃源县县长热线
部门用户
部门用户
2楼#
发布于:2019-01-15 20:42
帖内置顶  –  桃源县县长热线  –  2019-01-16 10:07
网友:
       您好,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处理结果及时网上告知。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信任与支持。
                                                                          桃源县县长热线
                                                                          2019年1月15日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3楼#
发布于:2019-01-12 12:40
日前,陕西秦岭违建别墅被拆,市委书记下台,市长待罪,其他若干官员被整肃。
而此前18年6月,湖南洞庭湖的违建夏家围被拆,违建人夏某被拘,至少25名官员被整肃。
天涯海陆空
六级网友
六级网友
4楼#
发布于:2019-01-12 12:45
八岭的胡家围何去何从?
西门花落雪
七级网友
七级网友
5楼#
发布于:2019-01-12 13:57
hj78521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6楼#
发布于:2019-01-12 19:38
我最恨这些人,只管自己,不管别人。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7楼#
发布于:2019-01-12 22:08
更正,第四段开头“桃源县”应为:胡家对此的说法是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8楼#
发布于:2019-01-12 22:51
hj78521:我最恨这些人,只管自己,不管别人。回到原帖
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你更应该恨的人不是毁路毁渠圈占的人。
苏溪河全长约15公里,源头有三,一是原黄甲铺乡与原太平桥乡交界的白杉坡、铁甲水库;二是原黄甲铺乡与理公港乡交界的金鸡垱水库,三是理公港乡境内的镇龙水库。三水在原黄甲铺乡街汇合,为上游;到富甲潭为中游;富甲潭以下为下游。
毁路毁渠圈占的人,好比是把苏溪河下游富甲潭以下的水污染了。
县国土局与镇政府掌管行政法律实施,法律规定建房要符合规划,未经批准,限期拆除。“补办”、“罚款”,都是反动,滥用职权,行政违法,这好比是把苏溪河中游黄甲街以下的水污染了。
司法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我诉至桃源县法院行政庭。并案处理的还有被告漆河镇政府认为里面10组人毁损隐性机耕路是“合法合理合情”。桃源县法院行政庭未审先判“被告的行政行为虽有瑕疵,然而对被告不产生实际影响”。
 ——明明是这些人涉嫌犯有破坏生产经营罪,(法律规定五千元立案,这里五万都不止)。被告涉嫌犯有包庇罪,法院居然把被告漆河镇政府违法行政的行为比喻为美玉!
这好比是把苏溪河源头白杉坡水库、铁甲水库、金鸡垱水库、镇龙水库的水污染了!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9楼#
发布于:2019-01-12 23:03
天涯海陆空:八岭的胡家围何去何从?回到原帖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胡家毁路毁渠围占的行为不过是螳臂挡车。这点胡家自己也知道。当时他就说“你明天修路,我把墙推了”、“可能等个20年,这个屋要拆”。但是,十九大吹响了乡村振兴的号角,只争朝夕,肯定等不到20年。
心路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10楼#
发布于:2019-01-12 23:04
关注一下。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1楼#
发布于:2019-01-14 07:35
心路:关注一下。回到原帖
是要关注。维护自己的权利就是维护公众的权利。说不定哪天这些违法的“回答”、“判决”就降临到自己头上。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2楼#
发布于:2019-01-15 07:34
卸甲溶出口与断头路均被挖断,漆河镇政府认为不合法也合法,与“合法合理合情”。镇县政府被人堵是什么后果?镇县政府会这样表态吗?
交通要地的佐证是:92年某天迅速聚集几十人。
大挖大填,其他人从迷信角度亦有意见。如其屋后100米有一人用机器挖沙,后被农机轧了手,旁人就说坏了龙脉。
本组三条溶,另两条溶都有井水,而高灌渠虽动辄公费几十万,仍不能从白洋河引水。
2003年胡家新建住房时,大挖大填,挖山嘴填乡道乡河,改变了河流走向,弯度变小,导致不能形成漩涡,河床淤积。可见破坏生态环境之烈。
桃源县县长热线
部门用户
部门用户
13楼#
发布于:2019-01-15 20:42
网友:
       您好,留言已收悉并转相关部门处理,处理结果及时网上告知。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信任与支持。
                                                                          桃源县县长热线
                                                                          2019年1月15日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4楼#
发布于:2019-01-15 20:56
恢复河道河岸原貌
【权威发布】桃源对一起非法采砂行为进行处罚

  今天

  近日,桃源县水利局根据有关规定,责令理公港乡牌楼寺村当事人余某恢复河道、河岸原貌,
桃源县县长热线
部门用户
部门用户
15楼#
发布于:2019-01-18 15:07
网友:
        您好!首先感谢您对于政务服务的关心和建议,对于您留言中反映的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调查与核实,现逐一答复如下:
        经调查核实,您提到的非组居民属于外来女婿,其所建房屋已经得到了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您所说的村道,实际上是一条连接枫岭村小苏溪8、9组和10、11组的临时人行小道,后因村里修建了组级公路,就自然荒废,少有人行走;留言中所提到的低灌渠,在上个世纪70年代,因为干旱,源头水源断流,村里为了抗旱而临时修建,无长期利用价值,干旱过后,当年就自然荒废了。
        综上所述,修建房屋并不存在截断村道、影响农业灌溉、污染水源、破坏生态环境的事实。

                                                                                  桃源县漆河镇人民政府
                                                                                       2019年1月18日

刀马旦
一级网友
一级网友
16楼#
发布于:2019-01-20 21:17
秦岭违建别墅被拆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7楼#
发布于:2019-01-21 09:26
违法审批
漆河镇政府“回复”,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下面我一一驳斥。
一,“您提到的非组居民属于外来女婿,其所建房屋已经得到了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
 不知漆河镇政府调查了谁,说是外来女婿。一个胡某,是七零年代末父辈从邻村舒家七队迁至本队;一个杜某,祖籍龙潭镇,系胡某姐夫,原居二号溶堉里约300米处,约92年在一号溶村道出口临时建一小店,2003年大挖大填,把村道、低灌渠拦腰截断。并非上门。
当然,是不是祖居户在法理上没有太大意义,但至少不合情理,客家反而破坏当地主家的生存资源不应该。紧邻这杜某的胡某甲曾说“当初不该迁这些人来,不然人一个人几得宽”。原来除了他左边两户,他右边的一户也是70年代末由外村迁入。挤一挤也就算了,他居然要让人有路不得走,有水不得用。
说违建,并不是说得到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就不是违建。根据土地管理法的规定,违建包括:未经批准、骗取批准、违反法定程序批准、无权批准等。
03年批准建住宅时公示了吗?经过村民同意了吗?如果批准了就“合法”阳礐塝的审批案何须到最高法院诉讼?
一个很可笑的事情。17年漆河镇国土站的人说“只要他的土地证不是在常德桥南市场买的(假货),我就承认他(合法)”。这就好比是他看到一幅画,他只能说:“这纸很白,这墨很黑”!
也不是说批准就不是违建。秦岭别墅,与洞庭湖的夏家围,都是投资以亿计的企业行为,难道没有批准吗?破坏生态环境,批准就是违法的!(待续)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8楼#
发布于:2019-01-23 11:52
1.2,关于祖居户。
知道这个概念前几年桃源县城义丰坊(现新公安局法院驻地)拆迁中。
也不是完全没有法理依据。国际法规则:如果一方占有超过50年,可视为现有者所有。何况中国的土地不是私有,农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
可笑的是,这胡家明明自己是个非祖居户(客家),却限制其他祖居户(土家)的权利。某年本组有个外嫁女因婚姻变异要回迁,这胡家就说,以后有分红等好事不得参与。按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别人回迁是天经地义,好歹还是祖居户,按县城拆迁的标准,他非祖居户才是受限制的。
1.3,批准2003
法律规定乡村道外缘5米禁止建筑,14年杜某挨乡道砌一个50公分高的矮墙尚且不许,填乡道截村道是如何通过审批的?水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禁止侵占、毁坏水工程。把沟堤沟渠挖断,是如何通过审批的?水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禁止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填河是如何通过审批的?
1.4,批准2010
水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禁止侵占、毁坏水工程。把沟堤挖断,是如何通过审批的?
1.5,批准2018
明明未经批准,法律规定责令拆除,何来“补办”一说?法律上有“补办”的说法吗?“超面积”,明明是以建房之名,行堵路之实,“罚款”了就合法了?是如何通过审批的。
1.6,“批准”
如果“批准”了就合法了,要行政复议法干什么?要行政诉讼法干什么?
二,“您所说的村道,实际上是一条连接枫岭村小苏溪8、9组和10、11组的临时人行小道,后因村里修建了组级公路,就自然荒废,少有人行走;”
2.1,“临时”
人走路有一个习惯,就是跟水走,称为“顺水”,自从盘古开天辟地有人类活动以来这条路就有,何止亿万年?你漆河镇政府的官员金口玉言,说是临时的,就是临时的了,“临时”了千万年了?
2.2,“小道”
这条路存在已有亿万年,你漆河镇政府在2019年1月1月18日规划为“人行小道”?
约在1970年以前乡(公社)以下都只有小道,就一直“小”下去?这不是刻舟求剑吗?

2.3,“荒废”与“少人行走”矛盾;
边缘接受中心的辐射。富甲潭是本组本村(小苏)的中心。全组约二十五户,只有一户在卸甲溶流域没有地,你漆河镇政府说“荒废”就是“荒废”?农民吃什么?你漆河镇政府的官员自己去种地吃饭?(待续)
骑白马的农民
二级网友
二级网友
19楼#
发布于:2019-02-03 07:54
罪嫌损毁隐性机耕路,破坏生产经营,这是涉嫌犯罪啊!村与镇政府却说“合法合理合情”。这样的村与镇政府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
上一页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