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
五级网友
五级网友
阅读:2476回复:0

[散文]相聚美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29 10:46扫一扫,手机看帖
               --高中毕业40年同学会散记
  6月27日至7月11日,我们一行15人在孟会长带领下,应善双、荣农之邀,赴美参加高中毕业40周年同学会,并游览了美东海岸的亚特兰大、纽约、华盛顿、费城、波士顿等几个著名的城市,既耳闻目睹了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也游览观光了一些古迹名胜。将其涂抹于笔端,一是完成孟会长的任务,二来也好与大家分享。由于双武已经写出两篇《旅行日记》详尽记叙了我们的美国之旅和前期准备。双武是学英语的,又熟悉美国历史文化,并且亲力亲为了很多具体工作,真实、生动、质量高。为了尽量避免与双武内容的重复,我则侧重于人物、事件和感想之类。
          一个玩笑
  2015年国庆节,我们在母校举行了高中毕业36年同学会,三天两晚,人到得很齐,也很成功,但因为善双、荣农、美清身居异域,远隔重洋,天各一方,未能亲临,尽管发来了音频,尽管乡音未改甚是亲切,终有遗憾。是年11月21日,善双回国到复旦大学和东莞理工大学讲学,我们20多个同学相约广州小聚,期间孟会长开玩笑说:“这次大聚会你们(美清也从委内瑞亚赶到了广州)没到场,过几年,我们到美国搞个毕业40年同学会。”善双欣然接受。
          策划筹备
  今年2月6日凌晨1:30(美国时间正值正月初一),善双组群“2019相约美国”,和荣农一起向孟会长等新年问候并发出邀请,讨论初步方案。年后,组委会通过酝酿和发动到四月份赴美同学团队基本形成,有20多人初步决定结伴同行前往美国,但因政策纪律的限制、家庭事务和个人安排的冲突,以及面签运气等的原因,最后成行的只有15人。
  赴美并非易事,除了少数几个有护照之外,其他要申办护照,有了护照还得办签证,要取得签证需到领事馆面签,要面签得提交申请,要提交申请需填DS-160表。光填表一项,若找旅行社做,每人至少得交500元,时间还不能保证或者说不好掌控。双武主动请缨,虽然从没干过,但他克服重重困难,咬紧牙关,硬是把20个同学的DS-160表成功填报申报。
        广州面签
   第一次申报成功的10人于5月2日从岳阳东站乘高铁抵达广州(月梅从深圳赶来),广州福元同学早就订好了酒店(一家日资酒店,北海道酒店),备好了接风晚宴,搬来茅台,请来最要好的哥们儿陪我们开怀畅饮,把同学的真诚、热情、豪爽发挥得淋漓尽致。
  面签时间是5月3日8:30和9:00,11人分成两批,排队花了一个多小时,真正面签每人不到五分钟。我的经验是回答问题越简单越好。问我四个问题,我的回答10个字。“到美国做什么?”“旅游”;“你的职业?”“公司职员”;“美国有亲戚没有?”“没有”;“学历?”“本科”。“恭喜你,面签通过。”随即发给我一张黄色的纸,并把我的护照留下了,大约一周后,护照寄给了我。(如果给你一张白纸,表示没通过。) 这次面签还算顺利,11人过了9人,陈铭和才丽没有通过,陈铭不过的原因不得而知,才丽不过或许是因为说明太多,亦或是长得漂亮,虽然年过半百,但由于平常善于保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10多岁,据说美国佬对美女面签把关要严一些。福元的签证由于他的公司有“科技”字样,美领馆要实地考察,致使他7月5日才通过,没赶上同行。机缘不信不行。 说起芳儿面签,简直是惊心动魄。她的面签时间是6月13日8:00,她搭乘12日晚上9:45常德开往广州的火车如果正点到达的话,赶上面签是没有问题的。不料天不作美车到韶关时下起倾盆大雨,为了避免地质灾害,火车被迫停下来。当意识到后果时,急得嚎啕大哭。列车长闻讯赶来,安慰芳儿说,为了安全起见遇到恶劣天气,火车一般要停的,但不会停很久,雨小些了火车就会开动。火车发动,列车长吩咐司机提速。他建议大炎夫妻俩最好乘地铁,能避免因塞车而耽误时间,他还帮他们在手机上安装了广州地铁APP,告诉他们怎样使用。按照列车长的指导,他们终于在13日8:00赶到广州美国领事馆,进去20分钟后,芳儿挥舞着黄色单子欢天喜地蹦了出来。
           启程赴美
   通过了面签,接下来就是安排行程。二十日夜尘与土,十万里路云和月,平安之旅、快乐之旅、经济之旅,谈何容易!真心感谢孟会长、善双、荣农和所有为四十年同学会做出贡献花费心血的兄弟们!孟会长这次美国之旅的策划表现出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的大无私和http://www.so.com/link?m=arMuocv的大智慧。其实他本人完全可以不去的,子博公子埃默里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在美国大公司亚马逊参加工作了,他也已经到美国去过,想去有多次机会。机票、路线、生活安排反复权衡、精准谋划。整个行程的成功证明,活动的每个节点如接车、吃饭、就寝、游玩安排的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纰漏,相当完美。
   我们一行15人,分两批前往美国。第一批5人,泽真、泽良、远灯一家6月25日上午7:30从常德桃花源机场出发。第二批10人,27日凌晨4:30在津市集合乘车到常德桃花源机场,也是乘7:30飞往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班,下午4:30再乘坐达美空客DL188航班飞至美国的底特律国际机场,经美国国土安全部门官员的核查准许入境再由海关官员的安检放行后转机到亚特兰大国际机场。此行15人中,双武和月兰是唯一的一对同学夫妻。同学中结成夫妻的是有几对,我知道的至少有4对。现在看来,或许他们是情缘早定,正果终修;或许起初只是暗恋,不动声色,毕业以后,某一日蓦然回首,那人却还在灯火阑珊处 !该属哪一种,愚钝如我,总是最后一个知晓。总觉得那时都还没有长大,我更是心无旁骛,坦然置身事外。至于姚总同学说的哪个男同学把情诗放在米坛里的故事,真的不知情。
  美国飞机上服务员,并不是像中国一样,都是俊男靓妹,不乏上了年纪的男女,到美后无论是酒店、商店、加油站、出租车等遇到的从业者,都有很多满头银发的老人在工作。他们周到、热情的服务态度与我们的俊男靓妹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亲人般照顾。有一次,在机上服务员问我喝点什么,由于长时间乘机,肚子不舒服,我想喝开水。凭记忆开水应该是“ boiled water”,但开过的水,有可能是凉水,于是我说“hot water”,结果如愿以偿。大炎后来广而告之,说我发明了“热 water”一词,一度成为此行的热词(后来问善双,开水正是“热 water”)。如果我也爆个料,“大炎在美国高喊WC找不到厕所”也会成为经典。那是到美国后的第二天,我们上午在亚特兰大参观奥林匹克公园、CNN、水族馆、百事可乐,中午在一家餐厅就餐,大炎内急,问一黑妞服务员“WC”,美女一脸茫然,我补充说“restroom”,黑妞才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指引(绝非我杜撰,双教授在场,可以作证)。我们于当地时间6月27日下午10点到达亚特兰大国际机场,等候在此的善双和先期到达的泽真、泽良热情来,见到他们,我们十七个小时长途飞行的疲惫一扫而空
           异国庆生
   一年365天,每天都会有人过生日。但是,我们一行15人,在美国15天的旅行期间,赶上在异国他乡过生日,这概率这幸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碰到的,远灯夫人欧阳就碰到了,这注定会将成为美女一生中最特别最难忘生日。当地时间6月28日,适逢欧阳生日,虽然远灯没有宣布到底是几岁,但大炎媳妇是我们高中毕业那年出生,尊夫人也是吧,在人生长河中,已从春天的浪漫、夏天的炽热、走到了成熟的秋天。生日party就在善双的别墅中举行,杨夫人何女士不仅准备了两大桌可口的饭菜,还买来了冰淇淋蛋糕。远灯读书时就表现出演讲天赋,几十年国企老总、行政领导的历练,说起话来层次分明,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天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长篇生日祝辞,遗憾我那几天倒时差睡不着,吃不得,中午们一个个吃得香喷喷,我却只有看的份,由于昏昏沉沉,没有记录下当时的精彩。灯总歌声也是浑厚圆润,平常聚会一曲《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就像李双江的原声版,今天在异国他乡,恰遇娇妻生日,更是引吭高歌,一首《天边》,感动得欧阳热泪盈眶,在场同学也被感染得载歌载舞。想不到年过半百的远灯还是那么罗曼蒂克、那么激情四射成功的远灯同学及你高颜值的夫人,我衷心祝福贤伉俪珍爱生命岁月,追求品质生活,成就完美人生!
           旅美印象
   谈及美国,人们首先称道的必是这里的环境舒适、空气清新,的确如此。我们所及之处,无论是新世贸大厦,还是郊外散布的私人别墅,也无论是游人如织的华盛顿广场,还是静寂的山丘地带,到处是树木成林,绿草如茵,天空湛蓝透亮。与国内的高楼鳞次栉比、式样不断出新,其中某些城市也逐渐丢掉自己的文化传承不同,在美国即使是华盛顿、纽约这样的政治经济中心,百年延绵,整座城市不乏高楼大厦,但大都由于历史文化的传承而显得古朴典雅,厚墩庄重。
   我们参观的埃默里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都是历史悠久,环境优美,建筑风格一脉相承。如果不是先入为主,如果不是有人介绍,真不敢相信这是一所所历史悠久的大学,这就是一座座公园,一座座功能十分完善的小城市啊。是怎样的理念和智慧将几代人的心血和力量凝集?如此美好的环境,除了合理的规划和管理,应当与人们敬畏自然保护自然的人文素养密不可分。每所大学的图书馆,大部分都建在地下,地上只是极少部分,徜徉其间,真有“丘壑在胸,思接千载上:汗牛充栋,人履万山中”的感觉。
   与城市浓厚的历史积淀相对应的,则是人的文明礼貌、诚实守信。人们无论有无经营关系,无论什么肤色什么语种,也无论长幼或是否相识,一般见面时都会主动微笑问好、礼貌谦让,如"Good  morning!Thank you! Good-bye!"等文明用语,随口即出。我们是在中美贸易摩擦闹得正热的时候来美的,出来时官方和家人都有提醒但来美后感觉美国人似乎对此并不关心,我们悠游的自由自在,没有遇到一点障碍。若遇困难和不便,也很容易得到他人的热情相助。有一天上午,我们在一个市政大厅前游览,华裔导游给我们拍照,一个极具气质的美妇人走过来,主动问帅气导游,要不要她帮忙拍照。这种“活雷锋",在美国司空见惯。如进出公共场所大门时,第一个人必定会为第二个人用手扶门;如在某个拐弯处,行人和车辆相遇时,多般是司机主动微笑示意,让行人先过,而自己却在原地等侯……这些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习惯。我想,只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互促进,才有如此的文明礼遇。我们在石头山公园下山时,游人齐聚在公交车站,公交车到,先下后上,秩序井然。这里的大人小孩说话一般都是轻声细语,当自己的行为有可能会对周围人产生不利影响时,都会立马自觉诚意的“sorry ”,连连致歉。
   美国人对动物的那种亲和性,也是值得称道的。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上空,都不时能见到我们已经久违的老鹰在天空盘旋。更多的是鸽子、麻雀、乌鸦、八哥以及松鼠,觅食时就在人们的周边,全然没有害怕的样子。大自然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纯然,那么恬淡。当然,养狗还是大多数人的最爱。我们在白宫周围,都可见遛狗的人们,他们一般都会携带有方便袋,以便随时可拾起狗狗排泄的粪便并扔到专设的垃圾箱。
   从来没有看见他们的阳台上或窗户边,悬挂衣服和杂物,真不明白他们的衣物是如何晾干的。农户的大门上,都吊挂着手工编织的花环,绿叶间镶嵌着红果,靓丽美观;各家的阳台或房顶上都悬挂和升起了美国国旗,我们有天晚上观看了一场千人露天电影,当影片中升起星条旗,全体观众自发起立,出现英雄人物时,全场鼓掌,其拳拳爱国之心可圈可点。
   每个地方都会有供人直接饮用的自来水,一个盆式装置,分别安着两个出水嘴,就像小男孩的小鸡鸡,按钮按得越重,水柱翘得越高,可以用嘴喝,也可以用瓶子和杯子接着喝。诚然,我们也看到,在繁华的街头,有乞讨的人群;在偏僻些的立交桥墩下,甚至还有流浪者搭建的帐篷。虽然有碍观瞻,但他们并不骚扰路人,不对社会造成太大影响,人们对此也能持包容的态度。我们来美时,每人都带了几卷卫生纸,可根本用不上,无论是酒店、餐馆甚至加油站的卫生间都会有干净卫生的手纸。
         考察景点
  在美15天,我们参观考察了亚特兰大奥运会公园、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总部、乔治亚海族馆、百事可乐公司、石头山州立公园、肯尼迪航天中心、踏访华尔街、华盛顿DC、大都市博物馆、环游自由女神像岛、登临世贸自由塔、近距离参观白宫和国会大厦、华盛顿游船眺望五角大楼、体验尼亚加拉瀑布的壮观、费城双层巴士观光、遍观了埃默里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哈弗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世界顶尖级的大学,对Amish农场进行了深度探访;最后波士顿环港游,参观波士顿自由之路及奥特莱斯专卖店等。
         途中激战
  我不打牌,体会不到获胜者的快感、愉悦、兴奋和激动,当然也永远无从知晓失败者的沮丧、懊恼、失落和哀伤。同学之间玩牌,不是赌博,是娱乐。要么是过瘾,要么是解闷。途中激战始于我们到达亚特兰大的当晚,其实我们到达酒店已经转钟,几个牌瘾大的似乎忘却了旅途的疲惫,或者是刚到美国,不适应,倒时差,洗澡了就开战,参展者是泽真、远灯、大炎和继舫(差点差一个腿,泽真在来美临行前一天突发怪疾,双腿疼痛难忍,到医院也查不出原因,吃药无效,折腾一昼夜,没吃没喝没睡。临行前5小时做出决定,按时登机,若到北京还没好转,就在北京治病。25日早上7:45在桃花源机场上机后不久,却莫名其妙地好转,可以正常赴美)。旅游没有其他玩具,自始至终就是打扑克牌玩跑得快。此后在美国的10多天一般是每天游玩完毕,这几个赶快进房间洗漱,晚上9:00左右开始至转钟1、2点。开始几天可能是姚总和继舫门子痞,据说他们两人输得断炊不得不微信转账。灯总兴高采烈地吹牛,要创品牌,“不仅我赢,和我坐对门的都要赢”。29日下午石头山下的草坪上,在看电影之前,也摆起了战场,善双也参加了练兵,不过据说是记账,打的“港币”。离开亚特兰大,白天坐旅游车,30几座宽敞的车子载我们15人,前面是两张不锈钢桌子,后面可以睡大觉。他们是不会让桌子闲着的,开始车战。一桌是他们四个战将,一桌是泽良带着两个幺儿玩,幺儿们一桌打的热火朝天,另外一桌倒是安安静静。打到北京,战况逆转,继舫不仅还清了老账,还反赢了一大把。12日上午,还把陪完早餐来送行的合湘拉上了贼船,搞了个“经济半小时”,要他发了点奖金。战斗止于7月21日下午,常德国贸大厦,善双到常德开会和省亲,也做了点贡献。可怜两个专家,一个是研究泱泱大国宏观经济的厅官,一个是享誉全球的数学家,在牌桌上,你们哪里会是这些沙场老将的对手。打扫战场,最终获胜的还是大炎,这次战役,大炎凭着高超的牌技,至少赢了两狗儿车“坳儿谷”。
          荣农夫妇
  荣农的父亲玉一先生是我的恩师,教过我初中两年和高二两个半月的语文。其实我和荣农同学也就是高二他父亲教我的2个半月。那是读高二时,由于当年县里举行了一次语文竞赛,我取得了很好的名次,给当时的公社中学添了点光彩,中文系毕业的校长伯涛先生建议我转到文科就读,从此我告别了恩师和这些理科重点班的同学们。我当年能够在语文竞赛中夺冠,粗晓一点文墨,与恩师的耳提面命淳淳教导打下良好的基础是分不开的。毕业后再次见到荣农,是三十多年后在恩师的灵堂,先生过世第二天后的凌晨3:00,荣农才风尘仆仆地从美国赶来,后来也匆匆见过几面。荣农中南矿冶学院本科毕业后,又到德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后来先后到美国做过大学教授、公务员等,最后在Dell EMC公司做管理20多年了。我们于当地时间7月9日晚上10:00到达波士顿,入住荣农安排的希尔顿酒店,第二天荣农夫妻就成了我们15人的司机、导购和厨师。荣农从上午11点到晚上11点,马不停蹄开车整整12个小时,中午只吃一片面包,晚上11点接回从事大一参与社会实践的儿子,只吃了我们吃剩的冷饭冷菜,我试图倒杯热开水给他,他说我不习惯喝开水,只喝冷水。我们一行在荣农的别墅吃了中餐和晚餐,饭菜极为丰盛可口,是来美国后吃得最好的一天。下午从街上商场返回别墅时,逛商店的13人,商务车和轿车完全可以坐下,他硬是坚持不超载,为一个人跑了第三趟。尽管把我们送回酒店回别墅已转钟,荣农又为我们查阅波士顿飞底特律及底特律转机飞北京的航班信息,告诉我们两地登机口。幸亏有荣农的细心帮忙,我们在底特律转机时,因为要走过1000多米的过道,到登机口时差点关闭。尽管这样,达美公司还是把芳儿的行李箱遗留在了底特律,回家几天后才转回常德机场。  
  荣农夫人小毛是第一次见面,举手投足尽显自信与从容;给人知性、温婉娴淑端庄、独具神韵的优雅。善双和荣农夫人都是长沙人,既具中国传统女性孝顺贤惠、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美德,又兼具欧美女性的热情奔放、自尊独立、端庄优雅的特点,令此行的女同学和夫人们大开眼界,由衷佩服,纷纷表示向她们学习。
          回国抵京
  回国班机于7月11日下午3:00抵达首都机场,合湘安排的19座考斯特载着我们15人来到合湘工作单位“国家宏观经济研究院”旁边的环境幽静的“国宏宾馆”,稍作休整,6:00左右,合湘带我们步行到不远的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题写的“中国科技会堂”三楼的大包间“天水雅居”。先回国到北京大学讲学的善双一家、美清等已经等在那里,美清此前任中信集团拉美区事业部总经理,委派到委内瑞亚工作了5年,原打算这次一起飞美国参加40年同学会,叵耐组织安排回国履新(升任集团公司机电总监)而未成行,更可喜地是见到了暌违40载的清华大学教授昌喜同学。大家济济一堂,频频举杯,祝贺美国之旅平安顺风。我回家后写了一首《五律.相聚北京》,补叙当时的场景。 “长空万里清,游美返京城。见面谈新闻,端杯话旅程。五瓶高度酒,一片老乡情。酣兴驱疲惫,天园满笑声。 ”
我们搭乘12日下午2:00的高铁,于7:30到达荆州,一路“大雨落幽燕”,荆楚也亦然,不过我们到站下车,老天爷却是特别照顾,雨早停了,只剩些许积水,不碍行走。轻问潇潇当夜雨,为谁今日洗风尘?专车晚上10:30安全到达澧州。迢迢三万里,穿越大半个地球,好吃的还是姚总老窝子--美女老板的夜宵。
         寄语幺儿
   这次旅美收获最大,最具意义和价值的,要数两个幺儿了,一个是大炎的儿子,刚小学毕业的雷景翔;一个是远灯的儿子读初一的谈彦阳,雷幺儿开朗奔放,谈幺儿内敛稳重。他们不仅参观了几所世界顶级大学,开阔了眼界,更近距离接触了美国人,用英语对话,极大地激发了他们学习英语的兴趣。雷幺儿到北京后就表示,将来争取再来美国,考到数学家伯伯的大学读书。
上天不会辜负努力奔跑的人。我们和杨伯伯、周伯伯都是家乡的渡口中学高中毕业,差距在年轻时努力不够,当我们止步不前,抱怨时运不济,他们却在夜以继日埋头苦读;当我们懒惰沉沦,不思进取,他们却在攻克一个又一个难题。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其实你们的父辈都是成功人士,足矣令此行的同学们羡慕钦佩,也足矣令你们为之骄傲和自豪,一个是正处级高官,一个虽不是大官儿,却执掌着大农业排头兵的核心项目,以自己的“景湖梦”辉映伟大的“中国梦”
人生是用来奋斗的,不是用来自甘堕落,愿幺儿们立志奋发,心中有阳光,脚下有力量,为了理想勇往直前,就像杨伯伯、周伯伯一样,令我们所有人刮目相看!

   相见时难别亦难。亲爱的远隔重洋的同学,谢谢你们的热情、辛劳和付出。相见是美好的,但我以为人生更难得的是重逢,如果我们能够久别重逢,希望你们别来无恙!
                           2019年7月28日
  说明:我的祖国是中国,相对于美国,我只是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对美国印象也不可能全面。在我心里,其实更多的是希望生我养我、如今也赖以生活的家园,随着经济的发展,精神文明也不断升华。愿世界永远安享和平,愿同胞更加幸福美满。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