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家里早就布了电线,安装了电灯,但是电却像大队支部书记一样,平常不容易看到。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还是使用原始的照明器具——煤油灯。我的读书生涯,一直是煤油灯陪伴着。 早晨五点,我就得起床,点亮煤油灯,穿衣起床,然后端着煤油灯到厨房,生火做饭。早饭一般是炒现饭,热...
全文
回复(6) 2017-03-31 10:3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表情
红叶情人尊敬的版主,在网上认识您,非常高兴,您博学多才,还那么谦虚,不愧是版主。我58年出生在城址村,这个村是汉代索县遗址所在地,该遗址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有很多故事,望版主多发掘古城的历史,让历史重见天曰。谢谢版主了!(2017-04-18 20:02)
闲云兮野鹤 那我们是同年代的人啊,今后多向你学习。(2017-04-18 16:07)
红叶情人我也是点着煤油灯读书长大的,我的故乡在韩公渡镇城址村,汉代索县遗址就在我们村,是国务院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我曾在常德晚报写了一篇散文《城址,久远的乡愁》。(2017-04-14 21:45)
华歌俺也是就着煤油灯读书成长的!(2017-04-14 21:27)
闲云兮野鹤 年轻人做梦都不容易梦见,所以写出来,作为草根的回忆,历史的回味。(2017-04-14 13:09)
红叶情人勾起儿时回忆,闲云兮野鹤版主点煤油灯年轻人都没有看到,阅读您的文章倍感亲切。(2017-03-31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