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过去 我读小学那会儿,学校每年也组织春游,那时候不知道累,屁颠屁颠地跟在老师后面,走上十几里地到常德城里,也就看看电影,或者在滨湖公园溜达一圈。后来,实在觉得无趣,渐渐地对春游没什... 全文

04-01 15:58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我的手机是预付费的套餐用户,每到月底电信都会“善意”地提醒我充值。12月1日短信提示我的话费已经充缴,可是12月4日竟然被停机并短信提示我欠费,需要充话费。网络有段子:怎么只看到“电信诈骗”,没有“移动诈骗”或者“联通诈骗”?难道我遇到电信诈骗了吗?明明我有预存套... 全文

2016-12-04 09:22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2006年11月20日早晨,一位老太在南京被撞倒摔成了骨折,鉴定后构成8级伤残。老太指认撞人者是刚下车的小伙彭宇。老太告到法院索赔13万多元。 2007年9月4日下午4点半,鼓楼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为本次事故双方均无过错。按照公平的原则,当事人对受害人的损失应当给予适... 全文

2016-10-20 13:05 来自版块 - 朗州社区

我是一个大机关办公室的小科员,公招进来才三四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杂写文件。我的头儿赵主任去开会,临走的时候就叮嘱我,等会绿化公司的来了,就把那些绿植通知各科室领走,还特意跟我说有棵发财树一定送钱局长办公室。 我也喜欢绿植,喜欢在网上买些种子,或者在市场上... 全文

2016-06-02 13:49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老屋拆迁也有些年头了,母亲却总惦记着老屋场上的那个菜园地,隔三差五地跑回去收拾收拾。 母亲早些年中过风,在地区医院躺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捡条命回来,腿脚已经变得不利索了。她慢慢吞吞地骑着代步的小三轮车去老屋场,怎么着都得花一个多小时,然后还要在菜园里干那些锄地、种... 全文

2016-05-12 13:39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我觉得我是个很传统的人,每到岁末,家里不挂点腊肉香肠总觉得缺点什么。记得父亲在世时,每到冬至日就会请屠夫来杀年猪,那热闹劲儿感觉就开始过年了,但是现在养头猪来杀是很不现实了,我又不会选肉、腌肉,每次都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实在让我头疼。 今年冬至日那天,母亲和... 全文

2016-01-01 11:53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据我娘说,她生我的时候最紧张的人是我太太(就是我父亲的爷爷), 我娘生产的时候,老人家一直站在门外,听说我娘生了个儿子,差点冲进里屋,被人拉住后站在堂屋里激动地喊到:“大喜,大喜!”我上头还有个姐姐,我娘说生我姐的时候老人也很紧张,最后知道是个女儿,只是很淡定地... 全文

2015-12-09 09:41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今年我发了几个贴追问夏家垱改造后空地的用途,规划局信誓旦旦地回复说那块用地为公共用地,而今一栋新建的大楼横亘在此“公共用地”上,面对围墙外公示板上一个个空白之处,我就想问一句:此工程是否合法? 改变公共用地的用途就这么容易吗,难道是执法犯法?

2015-10-11 18:41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许多年前我还住在乡下,每天骑个破旧的自行车往返几十里路去大桥底下的单位上班,回到家里真累成了狗。 一日,吃晚饭的时候母亲对我说我爷爷今天险了几次估计打不过去了,我说吃完饭我去看看。我爷爷当年六十多岁了,几个月前身体不行,在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名堂,说是肺上有了毛病,... 全文

2015-08-31 09:49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不幸言中,实属意外) 平帝二年,武陵郡境内有一小国名曰“龟画国”,一日,国王按惯例举行每周朝会。 朝会上,只见国王双眉紧蹙,忧思忡忡,似有难言之怒,堂下众官员揣... 全文

2015-06-19 12:24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我是泉水桥的人,妻是腰路铺的人,两个村子紧挨着,都在常德城的北郊,我俩算起来是少时相识。妻的家在村里是个大家族,队上百多口人,一多半都能清出血缘关系,老丈人的大哥大他八岁,最小的妹妹小他十来岁。为老丈人办身份证时,问及他哪年出生,他说记不得年号,只知道自己是民国十九年的... 全文

2015-06-04 17:37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市民朋友: 您关于“常德市规划局为什么要侵占市政新开发公共绿地的投诉“已收悉,现回复如下: 你提及的“旁边的公共休闲空地”位于市规划局东侧,是夏家垱水系用地范围,该水系改造工程正在实施,工程已接近尾声。经核实,该工程建设符合规划要求,根据穿紫河水系整治工程规划,该段河道改... 全文

2015-04-23 20:06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我在上个月曾经发过一帖《“我”的地盘谁做主》http://bbs.changde.gov.cn/read-713131,可能是我没在题目中指名单位,也就没有哪个部门给个回复,这次我直接问常德市规划局,你单位把夏家垱盖板工程新增的空地圈进单位院子,做了本单位的停车场... 全文

2015-04-13 12:23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算起来我也是鼎城的人,我的老家就在一个大湖边,远处还有高高的太阳山,还真算是一个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的地方,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村子外绵延的稻田里的紫云英开花后的那一大片淡紫色。 紫云英开花的时候,嚼了一个冬天干草的老牛是的幸福的,如切刀般的长舌卷起柔嫩多汁的紫云英... 全文

2015-04-02 09:2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2015年初,令人关注的夏家垱盖板工程(柳叶路至沙港路)完工,想当初柳叶路被拦腰截断半年,周边的居民被堵成狗依然毫无怨言,因为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忍受夏家垱污水的气味,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我曾经想过盖板后新增的公共空地会干什么,修个街头小花园?修个公共停车场?现在的城... 全文

2015-03-26 12:57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我朋友患痛风,最近发作,各种吃药效果不佳,想起几年前曾经吃过的丙磺舒效果不错,但是问了好几家药店竟没有这药买了,谁知道城区哪里有卖这药的? 丙磺舒:主要在痛风发作间期和慢性期使用以控制高尿酸血症,适用于血尿酸增高、肾功能尚好、每天尿酸排出不多的病人,... 全文

2015-01-23 11:15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当白胜挑着酒担唱着这曲从杨志面前经过的时候,一路小心的杨志终于没能把持住买了桶酒吃而中了吴用的道,这是《水浒传》里的吃酒,有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痛快,我说的吃酒当然不是这种吃酒,用常德话说是“... 全文

2015-01-15 14:51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表格]

2014-09-09 14:45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师范有一女同学,太阳山脚下郑家河的人,因是本家,故一直姐弟相称。她为人勤奋,一个农家女孩,竟然修成美术专业生,毕业那年,她在我的毕业留言簿的扉页写了一幅硬笔书法:“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毕业后,同学留校,我辗转混迹在城市边缘,等... 全文

2014-07-25 14:58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