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曾经是一个特别遥远的人与数字的结合符号,谁知说到就到了。不管喜欢与否,也无论接受与否,四十岁!这份生命予以无可抗拒的礼物,就这么在岁月蹉跎星月流转里送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去接,诚惶诚恐,好象这根本就不应该是自己的一份礼物似的。想当年的孩提时代,看着四十多岁的... 全文

2014-03-13 09:3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题记:戴家湾,一个宁静百年的小山湾,位于湖南省临澧县杨板乡太山村,与安福镇九姊村临界,是我出生并长到十八岁的地方。现划入县工业园建设区,一年时间,推山填堰,附近地域已面目全非,不能不感叹现代工业的快、准、狠。可以断定,过了春节,推土机就将碾进生我养我的故园。我的戴家湾,将... 全文

2014-03-10 11:37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醒了,醒了,都醒了! 那支温度与湿度都再妥帖不过的温润阳光,如一只记忆里母亲曾经还光滑细腻的右手,探过阴霾了一冬的沉重,轻抚着秃枝与枯草,轻抚着山川与河流,轻抚着天空与大地,轻抚着历史与未来。舒服的痒痒里,天就变蓝了,水就变绿了,树就发芽了,花就绽放了,心就活泛... 全文

2014-03-04 23:27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父亲选择手术的日子与我的培训学校新学期开学日子同一档期,那几天报名编班排课程安排老师接受咨询等繁多的事务让我从早上五六点忙到转钟,这种前所未有的工作量致我身心俱疲,因此自父亲入院到动手术当天我居然忙到没有过去看一眼。当我终于火急火燎的赶到父亲病房的时候,手术已经做过,已七... 全文

2014-02-27 22:0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年,象个让人欢喜让人愁的幽灵,悄无声息地就来到了面前。一不留神扭过头几欲碰到它吐气如兰的鼻尖,毛毛汗顿如春风一夜后大地冒尖的浅草而密密麻麻了。哦!天哪!一年又在不知不觉中被如此轻易而残忍的挥霍掉了,生命的书又翻过了一页,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这本书还剩多少页。我们就在这种忐忑... 全文

2014-01-10 12:33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明天农历腊月初八,中国民间吃“腊八粥”的日子,而这天也是我母亲的生日。四八年出生的母亲,带着纯朴,携着善良,已走过了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的人生历程。每一年,都那么平淡无奇,每一步,都那么默默无闻。 虽然今天很忙,但上午还是抽空回到并还太远的乡下特意问候了母亲,虽然我每周... 全文

2014-01-08 22:25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雨,是诸多文学作品中描写江南时一个抹不开的湿漉漉背景,似乎古往今来就非常贴合诗人的心境,产生了一大批诸如“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等脍至人口的名句传世。青瓦挂雨帘,一把油纸伞... 全文

2013-12-25 23:0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圣诞节,狂欢夜,就连今冬的第一场雪也耐不住寂寞,在夜色的掩护下无声无息地悄然而至,雪花虽不大雪粒也不密,但飘飘扬扬淅淅索索的终归还是标上了冬天的符号。 接回下晚自习的儿子,给他做了点吃的,催着哄着让他睡去了,想必这时已进入梦乡。妻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城市工作,这种洋为... 全文

2013-12-25 09:1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公认为三大历史名楼之首的黄鹤楼,是中国文化史册里一个有着广泛知名度和超高人气的传统文化符号,甚至是个一览众山小的文化制高点,千百年来,霸气而又理所当然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俯瞰着泱泱中华五千年里来来去去的诗酒浪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但凡有点文人情怀的人,其实早就或明或暗... 全文

2013-12-19 22:17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标识,不到七点,窗外已然是黑净了。季节已是初冬十月,不知不觉,日子一天天见着短了许多,一天就这样被轻易地翻了过去。我却如一只先前趴在冷水锅底的青蛙,混然不知锅底燃烧的火焰正将水温渐渐升高,温温的感觉甚是惬意,无法感知危机的到来,或许,这种浑... 全文

2013-12-18 23:41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儿子八岁多,正是玩兴最大“狗都嫌”的年纪,成天丢三拉四东颠西闹不亦乐乎。这倒也无可厚非,贪玩嘛,孩子的天性,没必要也不应该去抹杀、打压。只是有时一玩起来把大人交待的什么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直上重宵九,特别是诸如安全、卫生之类的叮嘱,弄得心惊肉跳哭笑不得鸡犬不宁的事情时而有之。正因为... 全文

2013-12-16 20:0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去市里办事,直到上了车,才知道这个车是走老路,于是抱怨之意油生。 老路的概念是相对于新路而言的。新路是前些年开通的,听说还是国家一级公路,因此两头收费站至今未取谛,引得民怨四起。新路的开通,把我们这个小县城和市里连成一条直线,行程也缩短十来公里,据说有开车猛的可以二... 全文

2013-12-02 17:1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夕阳终于又到了它一展身手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天地万物涂抹得如血一样红艳。中士杰又照例静静地趴在营房二楼的窗台上,如泥塑木雕一样纹丝不动。其余的战友正趁晚饭后这一点难得的小憩山南海北地吹着牛皮,使得中国的国骂满天飞。唯有杰仿佛是被这自然的大手笔震撼住了一般,正陶醉于这种无限的... 全文

2013-11-21 17:2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有一些东西,在生命的旅程里一旦拥有过,哪怕只是曾经短短的一程,也会不由自主地打上深深的情感烙印,烙在人生的每一步里,烙在长夜的每一个梦里,也烙在回眸时每一个润湿的目光里。或许,这些东西,在人们当初拥有时觉得是那样平淡无奇,甚至于厌恶憎恨,比如一直让我艳羡的大学生活,比如艰... 全文

2013-11-19 16:47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杨癫子的死讯在那年夏天就象一只破败瘪气的足球,在当时这个一两万人小县城的街头巷尾里被人随意地踢来踢去,踢它的人都在一种以听故事后再艺术加工转述给他人的兴奋状态中,蹦蹦跳跳的被每一个人添了几勺油加了几滴醋地反复加以再创作再升华地演绎传播。似他的死,一下子让那个闷躁酷热的季节... 全文

2013-11-17 11:1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明天杀年猪,没紧要的事就带孩子一起回来吧,有热肉吃”,乡下的母亲电话里如是说。明天周末,想必母亲也是特地挑了这样一个我和儿子都有空的日子,我一口应承下来。 挂电话的那一瞬间,突然感到,真的就要过年了。因为,我的意识里,对过年的概念就是从杀年猪开... 全文

2013-11-13 20:24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春生每次回乡下老家看望父母,心里总有一丝半毫惴惴不安的感觉。其实惴惴不安这个词不恰当,至少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可是要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才能准确代表他心底那份隐晦得无法告人的想法呢?春生自已也想过,甚至查过成语词典什么的,可十多年来也没找到这么一个合适妥帖的词语。四字成语估且... 全文

2013-11-12 22:53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十来张大小车辆组成的车队,五十余人浩浩荡荡的队伍,翻山越岭,加上徙步跋涉,目的只是为了去看一堵墙,不,是半堵墙。你就知道,这一定是堵有故事的墙。 弃车而行,是一段弯窄的被衰草掩映着的山坡小道,许是山深草密,路面还有些泥泞,间或还有一两堆油黑的牛粪横陈路间。乡下长大的... 全文

2013-11-11 19:18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老屋一说,在我们这个湘西北小县城有着区别于其他地方的含义。一般来说仅指旧居或曾经住过的房子,而我们这里除了这层意思之外,还宽泛到出生的地方或者自小长大的地方,包括周围的一山一水,以及父老乡亲。在我们县城,“土著”极少,绝大部分居民都是近二三十年伴随着城镇规模化的发展进程从... 全文

2013-11-10 22:10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佘市镇,是湖南省临澧县的西面边陲重镇,因境内有七百多年的古佘市桥而得名,也是现代巾帼文豪丁玲女士的出生地。全镇总面积77.1平方公里。辖20个村,1个社区居委会,23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2.2万人,地下石膏矿藏丰富位居亚洲之最。东靠澧水,南通常德,西连桃源,北邻石门,澧... 全文

2013-11-07 21:38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最近来访

(10)
全部

Ta关注的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