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蒜葱花酱醋盐换我今生半世闲精挑选,细思量妻爱辣来儿喜甜

2017-10-04 21:16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中秋节到了,满心欢喜的给老妈买台新手机,换卡时发现大小不对。因为自己的手机有过换卡的经历,知道要开户者的身份证,找妈妈要了立即跑去移动公司营业厅办理。被告知要身份证本人来办理,说是公安部要求的。只得回家骑车驼了老妈来营业厅,折腾了半天,喜悦之情全无。有这必要吗?不明白拿开户者的手... 全文

2017-10-04 21:03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不落上那么几阵雨,仿佛就不是春天。这不,又淅淅沥沥的落开了。路上的行人和我一样,都不喜欢带雨伞,她们纷纷加快了步伐,但是并不显得慌乱。我和垂钓的人一起,静静地看着水面。雨滴顺着柳枝滑过,落入穿紫河中,溅出一个个小水圈,水圈还没来得及扩散,又有新的水滴加入进来。河面顿时不再平静,绿... 全文

2017-05-21 10:30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油菜花开一千朵、一万朵我爱上这朵,也爱上那朵她开着她的花,我说着我的话为什么花儿开得越多,我却越孤单 我看见了风把花香吹向山坳我看见了她在风中摇来摇去我看见了她的笑容落了一地我往前、往后走轻轻地、不情愿地把她踩进泥里 蜂儿没发现,蝶儿也没发现 自顾自的飞上这朵,飞上那朵坡上的羊... 全文

2017-01-28 14:30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月牙儿变圆了挂不住的思念洒落一地秋风吹起来满天的飞

2016-10-07 20:53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这个世界一半是天空,一半是大地我们生活在那夹缝里流逝的岁月一半是白昼,一半是黑夜看着星星就见不到彩云那一座山头一半是绿色,一半是黄色熟悉的气息永远不移漫山的花儿一半很美丽,一半已枯萎蝶飞舞过后满山坡的凄凄一座座老屋一半是东墙,一半是西墙空着这间房又空着那间房老屋里的人啊一半是孩子... 全文

2016-09-13 19:56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我每天都行走在长满荆棘的路上都去摘取荆棘丛中的果子一不留意,便会被刺伤然而我还得行走在这条路上我还得去摘那些漂亮的果子我不曾去怨恨那些荆棘因为它是荆棘,我是我尽管我还清晰的记得那种痛

2016-04-28 21:40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今天去了小河边看河水静静地流淌看一些鱼儿静静地游荡看小草静静地生长看一些野花静静地开放看花草的清香随风飞扬看一些蝴蝶成对成双看白鹭飞上了天又静静地落在了小河边泛起一层层涟漪片刻又归于宁静像极了像极了儿子的蜡笔画如果如果再画上一条小船那我就在船尾摇着桨你坐在船头看着荡漾的水面 水中... 全文

2016-03-06 16:51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雨停了金黄的油菜花绽放了嫩绿的小草疯长着阳光迟了些风先捎来了她的祝福湿润的春泥欣喜的留下了我的足印看,在三月大水牛又开始春耕杜鹃鸟又开始唱歌小燕子又开始低飞白色的、彩色的蝴蝶在三月在那片油菜花丛中开始纷飞

2016-03-06 11:13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夜幕降临尘埃落定思一思,捋一捋不求天道酬勤只盼夜深人静梦中修行菩提叮咛云淡风轻听一听,醒一醒窗外传来鸡鸣又是新的黎明莫叹伶仃冬去春来雨停风无影花开花落无情葬花吟抬头蓝天白云低头江水清清怎奈何白发两鬓

2016-02-28 22:06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忙碌了一年忙碌的一年又已过 山坡的枯草被喜鹊和八哥做成了窝春风吹过田野小伙伴一个在右一个在左 公鸡和母鸡排着队摇摇摆摆的唱着歌天很蓝,云很白白云下的阳光红似火 宁静的乡村迷住了青山迷住了我美丽的田园让幸福生活不是个传说 多么的希望多么希望停留在这一刻放下所有的牵挂在这里... 全文

2016-02-19 21:30 来自版块 - 原创文学

冬天已远去,春天已来临每一缕阳光,每一阵清风带着春的气息冰雪已融化,融化在江河里每一棵小草,每一朵桃花都会是新的开始多少年以后,在我的记忆中雪白的云朵,蓝色的天空飘起的长发,还有迷人的眼那么的美丽

2016-02-19 20:03 来自版块 - 朗州社区

爱情有时浓有时淡天空有时亮有时暗早已没了牵绊和纠缠风吹过了每一座高山爱一个人真的一点都不难牵着手直到步履蹒跚平淡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候鸟飞到北又飞到了南汗水和泪水那么咸幸福的笑容总是那么甜玫瑰花和野菊花同样那么美爱情从来不会有答案放下所有的负担心情不再那么乱天空又是那么蓝阳光又是很灿... 全文

2016-02-14 10:34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又到了春节,又回到了马鬃岭罗家店村。 还是那段弯弯的路,还是那些矮矮的橘林。远处那座山的那棵树上,还是那个喜鹊窝。那座山下的稻田里、田埂上,还是爬着那些黄黄的枯草。没有风,阳光照在黄土地上,暖暖的。田里栓了一只白山羊。 “是那年山坡上的那只小羊羔吗?”儿子好奇的问... 全文

2016-02-10 22:38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小的时候呀,盼过年,盼些什么呢? 屋檐下挂着又长又尖的凌棍,手指肿得像胡萝卜,还在小坡坡上滑雪橇。小心翼翼的从树叶上剥下一朵冰花,晶莹剔透,放入嘴里透心凉!北风扑在红红的有些皴口的小脸蛋上,冷吗?不冷呀!门前那个戴帽子的雪人才冷呢! 小的时候呀,嘴特馋,吃些什... 全文

2016-02-05 15:51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常德的哥开始过年了!谁能管管?满城乱象!啥乱象不用我说了!投诉某某某的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都懂的!

2016-02-01 21:04 来自版块 - 市民留言

大雪,始终没能落下来。 有点失望,依然期盼着那场景。满目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压弯的枝头,走在厚厚的雪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 我早早的许了没见过大雪的儿子,在新房子门前堆一个雪娃娃。 他已做好了准备,红辣椒、圣诞帽和紫葡... 全文

2016-01-21 21:01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

走过每天走过的那条小道樟树上的麻雀停止了吵闹经过的人有的匆忙,有的逍遥有的忧伤,有的微笑时光流逝在慢慢变老只有那群麻雀一只也没少黑色的眼睛,淡淡的色调叽叽喳喳永远也不会烦恼抬头看看雨水淋湿的树梢阳光未到,随风飘摇寒冬酷暑,尽显妖娆忍不住朝天一声啸鸟儿惊叫,窜上云霄寒风凛冽,无处可... 全文

2016-01-14 20:34 来自版块 - 网友联谊